首頁評論時政台灣香港華人國際財經娛樂文史圖片社區視頻專題新加坡雲南吉林紅色記憶南粵魯東中原創投成渝書畫贛鄱旅游IP電視華商紙媒滾動

海外網海外網>>文史>>史海拾遺>> 正文

“蔣家天下丁家黨”:憶我的父親丁惟汾

2014-07-23 07:58:51|來源:海外網|字號:

  國民黨元老丁惟汾和廖仲愷被稱為孫中山的“左膀右臂”。蔣介石獨攬大權后,為鞏固統治,讓陳果夫、陳立夫制造出“蔣家天下丁家黨”的說法。

  丁惟汾最小的女兒丁玉雋,1917年8月30日出生,早年留學日本,后就職於清華大學。其夫為清華大學教授黃萬裡。黃萬裡的父親則是著名民主人士黃炎培。

  “唯丁是賴”

  我父親名叫丁惟汾,山東日照人,生於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農歷九月二十八日。1903年入保定留日預備學校,次年以官費赴日留學,進日本明治大學,學習法律專業,並追隨孫中山先生,參與反清革命活動。同盟會成立后,父親被推定為山東省主盟人,負責聯絡山東革命同志。當時共有留日學生400余人加入同盟會,而山東就佔了1/8,因此孫中山曾有“唯丁是賴”的評語。

  1907年,父親回國,擔任山東省法政專門學校校長和山東同盟會負責人,在學校和山東各地發展會員。

  武昌起義后,父親假法政學堂擬山東獨立大綱,推翻保皇的諮議局,成立山東省各界聯合總會,公推夏蓮居為會長,並力促山東巡撫孫寶琦宣布獨立。但孫寶琦出爾反爾,剛宣布獨立,不久又取消獨立。袁世凱派人到山東捕殺革命黨人,父親去上海與陳其美聯絡,准備組織武裝起義,直至南北議和。

  有人曾經說父親與廖仲愷是孫中山的“左膀右臂”,這是在我出生之前的事,可能是事實。有一個出版社出版過一本關於我的父親歷史的書,那裡面比較真實。

  我父親常常對人說,在國民黨人中,他比較喜歡何香凝和宋慶齡。退隱上海期間,他與廖仲愷的夫人何香凝先生有來往。父親經常帶我去何先生家。何先生喜歡畫畫,記得有一次去何先生家時,她正在畫一隻老虎。何先生問我喜歡不喜歡,我說喜歡,她就把畫卷起來送給了我。我父親回到南京后,就再沒有與何香凝有私人之間的來往了。

  父親比較內向,不喜歡空發議論,或做表面文章。他在不張揚自己的情況下,幫助孫先生工作。現在,很難看到有關我父親與孫中山關系的材料。父親與廖仲愷是孫中山比較親近的人,這可能是事實,也可能是別人因妒忌而提出來的。父親跟著孫中山走來走去,那是事實。可是他是那麼被重視嗎?和廖仲愷先生並列?我覺得他還不是那樣一個人。

  “革命家庭”

  我母親是他的第二個太太。他還有一個太太在山東日照農村。他與我母親結婚后,就把我母親帶到廣州。我有個哥哥,我是第二個孩子。可等我們出生后,他的工作迫使他不能帶家屬在身邊,於是隻能把我們放在別的城市,像天津、北京、上海、青島我們都待過。隻要有國民黨年輕同志搞革命活動的城市,我們的家就安在那兒。這些人一方面可以方便照顧我們,另一方面在緊急情況時他們可以躲在我們家。

  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就不在家,一直在外邊搞革命工作。家裡有母親、哥哥和我,還有照顧我們的阿姨。那時是張宗昌、張作霖時代,國民黨年輕干部來來往往,有時給我們送些錢,有時到我們家躲藏。當然,他們做的是地下工作。

  有一次父親半夜裡回來,我們當時住在上海,我兩三歲的樣子,他說我看看這“小丫”。記得我正在睡覺,迷迷糊糊地知道父親回來了,但沒有看清他究竟長什麼樣。

  1949年以后,看到哪個“革命家庭”,我就“哎呀,我父親也是那樣的人,我們也是‘革命家庭’”。當然,像我這樣的家庭出身肯定是被認為不好的。總要批判家庭出身,說我出身在最壞最壞的官僚資產階級家庭,我的父親是怎樣怎樣的反動。我的家庭出身隻能這樣說,叫我怎麼說呢?

  我父親是國民黨中央委員,在民國還是有功的人。我不能這樣說,否則就會盯上我。老實說,批判他是最反動的官僚資產階級,可是他夠不上資產階級。他不是資產階級,他沒有錢,只是一個干實際工作的人。

  在國民黨裡,我父親是左翼,參與過第一、二次國共合作。在國民政府成立以前,我認為他為中國革命出過力,在反清、反軍閥、建立民國的過程中算為革命力量。

  我9歲的時候,母親在濟南去世了。父親沒有再結婚,而把那個農村的太太接出來。10歲時,也就是北伐成功后,我們家又從濟南搬到北京,住在什剎海。如果父親想看我們,就先到天津租界,然后再把我們接到天津團聚。

  “蔣家天下丁家黨”

  國民黨建立南京政府以后,存在一種“蔣家天下丁家黨”的說法。我覺得這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父親在國民黨裡地位比較重要。他在北京創辦了國民黨青年組織。那時國共合作,國民黨方面是他,共產黨方面是李大釗,他們都住在東交民巷的蘇聯大使館。

  當時,他們認為軍閥張作霖不可能違背國際公法搜捕大使館,但張作霖毫無顧忌地搜捕了,還逮捕了很多人。李大釗與路友於、鄭培明等人一起被捕。那一天,父親恰巧有事外出,不在使館。父親的隨從叢玉山,趕到東交民巷巷口等著他,告訴他李大釗他們已經被捕了,您趕快走吧。父親就逃過了這一劫。我們當時住在天津租界,我剛剛會看報,看到李大釗被絞死,印象很深。但我不知道父親逃到哪兒去了,在報紙上也沒有看到父親的消息。

  另一方面,南京政府成立以后,蔣介石就想重用陳果夫、陳立夫這兩個人,把我父親換下來。因為革命已經結束,要鞏固統治了,可能蔣介石知道我父親不會跟著他走,就讓陳果夫、陳立夫造出“蔣家天下丁家黨”的說法。意思是說,雖然現在是蔣介石的天下,黨卻在丁惟汾手裡。這是一種中傷,暗示我父親在國民黨裡的地位很重要。

  蔣介石想盡一切辦法排擠我父親,但我父親的中央委員職務還是有的,雖然隻剩“虛名”。實際上,那時父親都60歲了,對政治已經厭煩,不想在國民政府裡工作了,就想退出來。在南京政府成立之前,父親就在南京建立中央黨部。中央黨部穩定后,他就提出不做官員了,要退出政界,去上海寫書。

  1928年,父親去了上海,住在公共租界同孚路(現石門一路)大中裡432號一個普通石庫門房子裡。每到月底陳果夫就給我父親送來薪水。我記得陳果夫穿著中式大褂長袍,像一個小商人的打扮。我13歲時,國民黨堅持要請我父親回南京,蔣介石也親自到上海邀請,於是父親就答應了。父親到南京后,擔任國民政府委員、監察院副院長(院長於右任)、考試院副院長(院長戴季陶),一直到抗戰。

  國共合作

  抗戰期間,父親住在重慶林園,與蔣介石、林森住在同一個院子裡,我還多次去過那兒,但沒有碰到過蔣介石。國共第二次合作期間,曾有在陝甘寧邊區設一自治政府之議。共產黨方面希望我父親擔任主席,據說林伯渠、董必武曾寫過信邀他,周恩來也多次找他晤談,希望他能去與共產黨合作共事。他本來准備去,但由於給他配備的人員不合適而最終沒有成行。實際上他那時已經70多了,沒有興致了。

  重慶國共談判期間,毛澤東到重慶后第三或第四天就來拜望我父親,以老同事的名義。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父親與毛澤東在廣州共過事,1926年,父親與毛澤東同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父親不喜歡我們學政治,希望我們有專門技術,要求女孩子學醫、男孩子學工。

  那時候,父親有個國民黨的同事住在日本,他們當初一起參加的革命,國民政府建立后,那個朋友也不願再當官了,去了日本生活。

  父親以前也在日本留學,希望我也去日本,所以我高中沒畢業,就去了日本。住在父親的朋友家裡,准備了一年,第二年考上了五年制的東京女子醫科專門學校的本科。

  現在這所學校非常有名,叫東京女子醫科大學。但我隻讀了兩年,考上預科后就住在學校。當時我們學校東北、京滬的學生比較多。在日本上大學,路途近,中國到日本坐船兩夜三天就到了,就像國內到外地上大學一樣。在日本上學,沒有中國那樣激烈,隻要你有錢,隻要及格就錄取你。

  最后一次見父親

  國民黨敗退台灣時,陳毅碰到我的堂哥丁基實,帶信給我父親說,丁惟汾對共產黨沒做過什麼壞事,要他不要走。潘漢年也這麼說。但我父親說,我是最初參加辛亥革命的國民黨員,國民黨潰敗到目前這種地步,我不能不走。這是從義氣出發。

  可是我父親是國民黨元老,不去台灣,怎麼辦?他手下還有一批人,他要留在大陸的話,這些人將來肯定沒有出路,他要為這批人著想。除我以外,我的兄弟姊妹他們都要去台灣。我為什麼不能走呢?我的丈夫黃萬裡的事業是在大陸,這是最主要的。他父親在新中國成立時已經是國務委員了,他二哥在上海已經遇難了。

  我父親勸我去,我說我不能去,我帶著一大堆孩子,到了台灣,沒有謀生能力,孩子的生活不能靠我父親這個老頭。我對國民黨已經看透了,所以最終還是決定留在大陸。

  1948年11月或者12月,我父親通知我說,他要去台灣了。我特地從蘭州趕到上海去送父親,住在靜安寺路德義大樓黃先生姐姐家,父親住在靜安寺路靜安別墅。在他走之前的晚上,我到他住的地方看他。他干了一輩子革命,又是國民黨元老,臨走的時候,隻存下六個一兩一個的黃金,僅僅六個。我給他放在內衣的口袋裡,一邊三個。

  這件事情我從來沒有給人講過。當時我不知道他到台灣將來會怎樣。第二天早晨,我送父親到機場,看著他上了去台灣的飛機。我知道父親不會再回來了,我也不會去台灣,這將是我最后一次見父親了。

  到台灣后,父親連房子都沒有,隻得住在老朋友家裡。他們一敗涂地,什麼都沒有,很紅的人當然有房子,但我父親沒有房子,后來才慢慢有了房子。他本來有前列腺炎,在台灣沒法治療,去了日本治療,但沒治好,1954年就去世了。他是第一個到台灣后逝世的國民黨元老。消息來源是(大陸)內部的《大參考》,黃炎培老先生看到了。那時我大女兒黃且圓住在黃老先生家,他就告訴她,你外祖父已經不在了,你回去告訴你媽媽,我這才知道。

  國民黨當時還給他舉行了“國葬”,把他葬在台北很好的地方,於右任給他寫的碑文。但10年前,差點被拆掉,后來有人知道后就阻止了。現在台灣年輕的國民黨黨員都不知道他。我哥哥的孩子們經常去給父親掃墓。2004年,父親在台北的故居還差點被賣掉,后來在林奕華先生(香港文化界人士)協調下,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請古跡保護,才得以保存。

(責編:趙雪晨)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丁惟汾 父親 路友於 家天下 黃萬裡

評論時政國際娛樂文史地方華商

熱圖>

最新熱點>

中共中央領導人的軍裝照(組圖)

娛樂炫圖>

最新排行 >

史海鉤沉>

精選圖片>

視頻>

論壇熱帖>

猜你喜歡>

最美中國名校“校花”巡禮--雲南篇 (高清)

江澤民胡錦濤等卸任領導人都在哪露面(組圖)

評論|時政|台灣|香港|華人|國際|財經|娛樂|文史|圖片|社區|視頻|專題|滾動

新加坡|雲南|吉林|紅色|南粵|魯東|創新|中原|創投|成渝|書畫|贛鄱|IP電視|華商|紙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