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哪位爱国名将五年间两次率大军在上海血战日军

2017-01-12 09:58:14来源:环球网
字号: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周建平,原题:《两度带兵激战淞沪的张治中》

  张治中,原名本尧,字文白,安徽省巢县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系骨干将领,受到蒋介石的认可和重用,坚决主张抗日。在1932年和1937年的两次淞沪抗战中,张治中主动请缨,率兵开赴淞沪战场,血战日军,“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前赴后继,坚持战斗,抗击强权,卫我国土”。

  主动请缨首赴淞沪抗日前线

  1932年1月28日夜,日军突然袭击驻扎在上海闸北的中国守军。

  以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首先举起抗日旗帜,在上海英勇抗击日寇的进攻,但孤军决不能持久。

  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时任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的张治中听到了社会上一种强烈的声音,许多人认为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让十九路军在上海单独与日军作战,按兵不动,是想借日军之手消灭十九路军。

  由于黄埔军校的经历,张治中被认为是蒋介石的亲信。2月初,蒋介石乘火车由洛阳到浦口。张治中利用接站的机会,向蒋介石汇报各方舆情,并建议:“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淞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

  促使张治中主动请缨抗日还有一层原因。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张治中收到了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寄来的一封信,还有一件女人的衣服。何香凝请张治中将一首诗和女人衣服转交给黄埔学生和蒋介石。张治中读到“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欺。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张治中看到这首八行短诗时,感到极大的震撼和深深的耻辱。

  蒋介石同意了张治中的建议和请求,指示军政部长何应钦,即调动布防在京(宁)沪、京(宁)杭两线上的第八十七、第八十八两师合成为第五军,由张治中任军长,开赴上海前线,以十九路军的名义对日军作战。

  八十七师与八十八师原为国民政府警卫师,全副德式装备,他们开到上海,为前线增添了一支生力军,将在淞沪战场上发挥重要作用。

  为表示尽忠国家的最大决心,2月16日凌晨鸡鸣之前,热血沸腾的张治中起床端正地写了一封遗书:“这是一次反抗强暴的民族战争,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对外作战,我必以誓死的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战。我知道:一个革命军人首先要具有牺牲精神,而牺牲精神又必须首先从高级将领做起。这一役牺牲是应该的,生还算是意外的了。”

  2月16日上午9时,张治中率八十七、八十八两师,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独立炮兵第一团山炮营从南京和平门登车出发,到达第十九路军总指挥部所在地上海近郊南翔,与蒋光鼐、蔡廷锴等将领们一起商讨作战计划。

  蒋光鼐总指挥重新调整兵力布置,分区作战,以更加有效的方式打击日军,决定以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为右翼军指挥官,坚守南市、龙华、真如、闸北、八字桥、江湾一线,军部设在真如;以第五军军长张治中为左翼军指挥官,接替十九路军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沿蕴澡浜至吴淞西端之防线,并以一部在狮子林炮台南北闸洞及川沙口、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沿江警戒,军部设在刘行镇。

  就在第五军陆续增援淞沪的同时,日军也在紧张增兵。一方面,日本领事馆令日本侨民急速回国,另一方面,日军陆军中将植田谦吉率增援的1.6万名日军已于14日全部抵沪。日军兵力增加至3万多人。一场难料生死的恶战拉开序幕。

  血战浏河打破日军包围企图

  日军鉴于在闸北、吴淞作战失败的教训,决定避开街巷战以及对坚固阵地的攻击,专以炮火压制十九路军右翼,而以主力突破十九路军左翼后迂回至守军侧背。

  从2月20日拂晓开始,日军又向吴淞、庙行一带发起猛烈进攻。在敌人密集的炮火和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下,庙行镇以南八十八师五二七团第三营大小麦家宅家阵地被突破。张治中亲率教导总队(缺一营)赴八十八师指挥策应,并令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孙元良部紧急增援;令守蕴澡浜北岸的第八十七师一六一旅旅长宋希濂率主力,由纪家桥渡河抄敌侧背;令俞济时师长率部对敌突破地区反攻。十九路军六十一师张炎副师长也率两个团的兵力向竹园墩出击。三面夹击,血战一天,终于取得了庙行战斗的胜利。这是日寇在沪自一二八开战以来第一次总攻的失败,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庙行镇战役的当天晚上,植田谦吉中将连夜向东京发出急电,请求日本政府迅速派兵增援。日军统帅部立即派遣陆军大将白川义则来沪担任最高指挥官,命令第十四师团全部和第十一师团大部携带大批军火开来上海增援。至此,日军投入淞沪战场的兵力已经超过10万人。

  2月29日,白川义则下达了总攻上海的命令,令第九师团夺取张家桥、夏马湾线;第十一师团在七丫口附近登陆,然后尽快袭击并占领浏河镇,并准备向大场镇、真如镇进攻;海军第三战队及海军飞机配合陆军作战。

  在白川义则的指挥下,日军以巨大的兵力优势从南市、闸北、吴淞、浏河等两百多里的广大战线向我守军进攻,激烈的浏河保卫战爆发。

  以浏河为中心,西起七丫口,东至小川沙,绵延数十里的沿江警戒线只有张治中第五军的教导总队一个营会同少数冯庸义勇军担任守备的责任,守备兵力薄弱。因前一阶段战斗中心在吴淞、庙行一带,且无日不在激烈战斗之中,各部队都有重大伤亡,难于充实浏河沿江的防守力量。

  张治中把原守在蕴澡浜北岸阵地的八十七师宋希濂旅部两个团调往田湾为预备队,必要时紧急增援浏河战斗。

  3月1日拂晓,日军在对江湾、庙行一线展开总攻击的同时,出动战舰20余艘,携带民船和马达船,以舰炮向我沿江各口猛烈射击,飞机数10架从吴淞起飞沿江轰炸,利用烟幕掩护,以步兵在我兵力配备单薄的六浜口、杨林口、七丫口强行登陆。

  日军登陆后,即连占浮桥等地,向茜泾要隘猛扑。

  教导总队的一个连死力拼搏,伤亡殆尽。张治中立即派驻扎在田湾的宋希濂旅两个团的预备队飞驰截击,想乘日军立足未稳时一鼓而歼之,同时报告蒋光鼐总指挥派兵赴太仓、浏河加强战斗力量。

  宋希濂接命令后,即依五二一团、五二二团及各营的顺序,于午前9时由顾家宅汽车站向浏河输送,但只得汽车11辆,每次只能输送一个营的兵力。

  宋希濂身先士卒,率先头部队五二一团第一营于正午12时到达浏河。此时,日军约一万人,在攻占浮桥后急速向茜泾要隘推进,教导总队的一营(欠一连)正在马桥附近坚强阻击敌人。宋希濂当即命令五二一团第一营营长唐德率部迅速向茜泾方向前进,以期先占茜泾,掩护该旅后继部队的展开,阻敌于浏河、茜泾以西。

  唐德率部刚到达茜泾南门附近,便与抢先占领茜泾的日军先锋部队上百人突然遭遇。战士们满怀民族仇恨,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用大刀劈、用刺刀捅、用手榴弹砸,甚至拳打脚踢、贴身肉搏,向茜泾镇挺进。下午3时许,五二一团刘安祺团长率第二营到达浏河,敌飞机正集中轰炸浏河车站,输送汽车及房屋全被炸毁,在途中装运部队的汽车也多被炸坏,使我后继部队不得不徒步前进。此时,茜泾阵地的战斗愈演愈烈,日军后续部队源源而至,一营战士被迫退出镇外,整编部队,抢占高地,控制路口,顽强阻击。地面上,日军大队人马漫乡遍野,蜂拥而上;天空中,20余架飞机低空飞行,掷弹如雨;江面上,日军军舰的重炮也连珠发射。烟尘战火中,砂石与弹片齐飞,骨肉与泥土同碎。我守军不畏强敌,坚守阵地,奋力反击,并以残破之师数次冲入茜泾敌营阵地,与敌肉搏。4时许,日军不断增兵,并向五二一团一营左翼绕攻,右翼方面的教导总队的一营死伤殆尽,中国军队处于前、左、右三面敌军围攻的紧迫状态之中。而全营官兵仍然沉着应战,几度冲进茜泾镇内,与敌肉搏,终因日军火力过猛,众寡悬殊,不能得手。

  至黄昏6时,五二一团第三营赶到浏河。宋希濂下令第一营仍在原阵地拼死抵抗,阻敌东进,命令已到部队迅速沿浏河南岸积极布防,期望等五二二团全部到达后,再在深夜进行大反攻,以收复茜泾、浮桥等阵地。

  随着战场的不断扩大,蒋光鼐总指挥越来越感觉到抵抗兵力的薄弱。因日军已在浏河附近登陆,威胁我军左侧背,为保存实力,待援反攻。晚9时许,蒋光鼐令张治中的第五军“派一部在胡家庄、杨家行占领收容阵地,主力于本日午后11时向嘉定太仓之线撤退,利用嘉定城、太仓城为基点,派出一部于罗店及浏河附近对浏河方向警戒。”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