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一巴掌掴自己脸:凤山的蚊子可恶透顶!

2017-03-09 10:15:59来源:环球网
字号:

  本文摘自 《东方隆美尔》,作者:罗学蓬,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一艘军舰抵达高雄港码头,孙立人、彭孟辑、张佛千等台湾驻军将领在岸边恭候。

  军舰泊在海面上,久无动静。

  张佛千压着嗓子对身旁的孙立人道:“领袖不就近在台北登岸而有意远道绕到由你控制的南台湾,这明显是因为对美国人欲用陈诚主政台湾而引起领袖对陈诚的猜疑。可到了高雄却迟迟不肯登岸,看来,今年2月间麦克阿瑟背着总裁派专机来凤山接你去东京访问一事,虽然你处理不无失当,但因事情实在过于敏感,也同样难免在生性多疑的总裁心里,留下或深或浅的阴影啊!”

  孙立人思忖片刻,大声道:“师长以上军官,随我登轮恭迎总裁登岸。”

  孙立人与张佛千、彭孟辑等将领乘快艇抵达军舰,沿舷梯而上,由侍从官导引进入大厅。

  蒋介石惊魂未定,面对进入大厅向自己敬礼的以孙立人为首的几名将领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立人同志,我来台湾有没有人讲话?安全有无问题?”

  孙立人慨然道:“台湾是中国的领土,我奉命在此负责军事,总裁的安全由我负全责,谁人敢说什么?”

  这话让陪同在侧的蒋经国微微一怔,不动声色地与侍从室主任俞济时交换了一个眼色。

  彭孟辑注意到了这个一闪即逝的细节。

  蒋介石说:“我只是一个下野的总统,论理不应再问国事,一切均需由李代总统来处置才符合规制。但想起总理生前的嘱托,勉以‘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的遗言,现在是我党危难关头,所以我有责任以党的总裁地位来领导大家同共产党作殊死之战。”

  孙立人说:“无论蒋先生是国家总统还是党的总裁,都是我们的最高领袖,立人与众将领愿唯总裁马首是瞻。”

  蒋介石道:“好,好!立人同志一到台湾,不但在训练新军上成绩斐然,金门大捷,也全亏了刚从凤山基地完成训练任务的201师。金门及登步岛两次胜利,对于振奋国军士气和民众人心,改变国防观感与确保台湾安全,都有着极为重大的贡献。须知没有这两次胜利,就不可能有台湾今后的长治久安。处绝地也可以后生,只要有了台湾,共产党就无奈我何,就算是整个大陆被共产党夺去了,只要保住台湾,我就可以以它为基地,来反攻大陆。台湾者,乃留华夏一脉而做承祧之诺亚方舟也!”孙立人谦虚地说:“卑职不敢争功,古宁头大捷乃驻防金门的国军各部协同作战所致。”

  蒋介石摆摆手,满脸轻蔑地说:“各部?这次要不是靠着201师以坚强战力抵挡数倍中共兵力达两天之久,直到增援部队抵达金门,古宁头战役的历史完全可能改写。我们在金门的兵力,难道我还不清楚?”

  “总裁对战场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

  “除了从台湾开上去的201师,不就是高魁元、李良荣、胡琏从大陆撤下去的部队吗?一路上只顾逃命,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士气尽失,除了逃跑,他们还能做什么?难道一登上金门岛,就天神附体,人人一下子有了万夫不挡之勇,就能把共军杀得干干净净片甲不存?同样的国军,为什么经过你的训练,就能成为钢铁劲旅?我要让所有国军高级将领,分期分批都到凤山来,接受孙将军的短期培训,让他们全都亲眼看看,你是怎样练兵的。”

  蒋介石登陆台湾后,随即来到凤山。身着戎装的蒋介石在孙立人的陪同下登上敞篷阅兵车检阅凤山新军,仪容威严地向整齐列队的官兵们还以军礼。受阅官兵武器精良,清一色头戴着斗笠,身体黝黑强壮,精神面貌显得虎虎有生气。

  蒋介石大受触动,不禁流下了两行老泪。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