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29军机要员:谁是金门战役中真正的幸存者

2017-03-20 09:24:42来源:环球网
字号:

  金门古宁头海滩的解放军战俘。(资料图)

  我原是29军军部机要员(译电员),渡江战役时在军部前方指挥所,金门战斗时被派往85师前方指挥所,亲历了这两次战斗,并且是金门战斗的幸存者。现将参加这两次战斗的情况作一叙述。

  渡江战役取胜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4月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下达了“向全国进军”命令。当时,29军作为千里渡江最东的一个军,任务是在江阴以东攻占敌21军和江阴要塞的防御地段,切断京(南京)沪铁路,向东实行警戒。21日夜,29军在江阴以东突破敌人防御阵地后,登陆成功。为了亲临前线指挥,军首长率我们前方指挥所随第一线部队——86师突击团一起渡江,于22日凌晨在石牌港登陆。

  在渡江战役发起前,为了配合我大军渡江,策划江阴要塞敌军起义工作划归三野10兵团领导。中共华中工委把江阴要塞的地下党组织关系转到10兵团,叶飞司令员与韦国清政委召见华东局社会部情报科长王征明,决定派29军260团团长李干、257团3营教导员徐以逊、253团2营副教导员王刚、255团3营副教导员陆德荣等4人随王征明和华中工委的吴铭一起打入江阴要塞,策动要塞的国民党军起义。他们与江阴要塞的地下党员唐秉琳、王德容、吴广文、唐秉煌等一起,经过机智勇敢的斗争,使要塞火炮失灵,通信中断,头目被困,指挥瘫痪,部队混乱,并促成要塞守军举行起义,从而大大减少了29军渡江的困难,加快了胜利的进程。

  29军进占要塞后,立即控制炮台,封锁长江东面江面,抢占江阴城,后又迅速直插京沪铁路,23日夜抢占无锡,切断京沪线,27日解放苏州,兼任苏州城防警备,向东实施警戒。经7个昼夜连续作战,29军歼敌2100多人,策动江阴要塞7000多人起义,胜利完成了任务。

  金门战斗失利

  10月24日至27日的金门战斗,由28军指挥,29军派出253团、259团参战,战斗于24日晚发起。

  当晚,28军的244团、251团和29军的253团(差一个多连)顺利登陆金门岛,并向纵深发展,俘敌数千。后因潮汛等原因,登陆部队船只没有返回,以致我前方指挥部与后续部队当晚没能够渡海过去参战。后经多方征集船只,25日晚仅渡海过去4个连,内有29军259团一个多连。我已登陆的部队遭到了数倍于己的敌海、陆、空军围攻,指战员在“待援无兵,后退无路,突围无门”的严酷条件下,不屈不挠,顽强战斗,坚持到27日,弹尽粮绝,大部壮烈牺牲,或负伤被俘,战斗最终失利。是役,我军(包括船工)损失9000多人,为解放华东全境中受到的最大损失。

  当战斗受挫折时,10兵团首长于26日下午授命85师朱云谦师长渡海去古宁头统一指挥已登陆部队坚持战斗。傍晚,从厦门方向驶来了一条机帆船,我们动作快的几个“小鬼”待船一靠海滩,就爬到船上去了。但因退潮,船只搁浅(也有一说,因船老大怕死,有意直冲海滩而搁浅)。此时敌人飞机又来扫射,朱师长命令我们先从船上撤下来,待涨潮时再上去。当晚兵团首长又来电话说:“不要过去了。”因为此时与岛上部队已失去联系,同时也听不到枪炮声了,估计战斗已失利。

  关于金门战斗的失利,当年毛泽东主席在为军委起草的通报中指出:失利的原因是轻敌、急躁所致。对金门战斗参战部队的评价,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在为《回顾金门登陆战》一书写的序言中,称赞登陆部队“表现无所畏惧的英勇气概和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他们的革命品格和光辉事迹,决不因为战斗的失利而受到抹煞”。

  金门战斗时,为了防空,我们白天进入田野甘蔗林中隐蔽,25日下午,我收到了电台送来的一份急电,向师长报告后即进村庄去译报。不久来了两架敌人的战斗机在村庄上空盘旋,之后突然丢了一个炸弹,弹片砖瓦飞入屋内,我将密码一卷,冒着烟雾泥尘冲出屋去。回到田野后向师长报告,电报已大部译出,但未译完,需找个地方继续译。首长说,小鬼,好险啊,我已派警卫员去找你了,你不能再进村了。于是我找到一块坟地,伏在石碑上将电报译完。那是一份关于敌人军舰在金门料罗湾活动的敌情通报。这也算是这次战斗中的一个小插曲。

  2003年初,原253团政治处主任张茂勋,他当时也是因为没有船只而无法渡海去参战,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说:“我们是金门战斗中真正的幸存者。”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