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前的牺牲:国家高干连续自杀

2017-04-01 10:36:24来源:人民网
字号:

  文章摘自《苏联的最后一年》 作者:【俄】罗伊·麦德维杰夫,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人称“8月事件”、“未遂政变”或者“国家紧急状态”的事件走进了历史,但它也没有避免牺牲,好在牺牲不是很大,但任何一个牺牲都值得惋惜、同情与怀念。

  地下隧道的灾难

  8月20~21日这个夜晚,在加里宁格勒大街(如今的新阿尔巴特大街)与小环路(柴可夫斯基大街)交叉的地下隧道里,有3个年轻的莫斯科人失去了生命:德米特里·科马尔、弗拉季米尔·乌索夫、伊利娅·克里切夫斯基。他们失去生命完全是特定的戏剧性局面所造成的后果,莫斯科市检察院和俄罗斯联邦检察院认真分析了事件的整个进程,但都没找到任何军人或者平民犯罪的证据。

  8月20日晚上,塔曼师的一个团接到莫斯科军区参谋长下达的命令,要他们在小环路通往市中心地域安排巡逻、检查,以防有人将炸药、武器等危险品带入市中心。当晚23点,由几十辆装甲车组成的部队抵达马雅可夫斯基广场,苏洛夫金指挥的一个营兵力从这儿开向加里宁大街,其余兵力部署在相反方向。部队要占据这个地段的有利地形,然后与交通警察联合检查过往车辆。装甲车缓慢地行使,有几个车辆已经占据邻近马雅可夫广场的立交桥。但在进入加里宁大街附近隧道的入口处,横在马路上充当障碍物的有轨电车,挡住了装甲车的去路。装甲车从右面绕过障碍物,没有太在意聚集在人行道上的激动的人群。当装甲车从隧道出来的时候,无轨电车做成的路障把路彻底堵住了,后退的路也被彻底堵死。这时,石块像冰雹一样落到前面几个装甲车上,有人向装甲车投掷燃烧瓶。装甲车上的燃料和弹药储备是非常充足的,如果装甲车发生爆炸,将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苏洛夫金把这一情况向团长做了汇报,然后命令部队闯过障碍物,一直向前行进。就在此时,有人企图跳上装甲车,用帆布堵上装甲车的瞭望孔。这些举动最后则导致了悲惨结果的发生。两人被装甲车轧死,一人被反弹的子弹击中,很多人受伤。

  莫斯科市民的激动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家都以为军队会在那个晚上攻占“白宫”,保卫“白宫”指挥部决定在据此地较远一点的地方也采取相应措施,大家共同保卫俄罗斯领导人办公地免受进攻。装甲车里官兵的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是在执行军事命令,他们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开枪警告的。事后做出的军事鉴定文件表明:装甲车官兵是严格按照预定计划和长官的命令行事的。俄罗斯检察院也做出了类似的结论:装甲车车队在开往巡逻阵地途中遇到障碍物,遭到平民的攻击,这被军人视为企图抢占军事装备和武器弹药,装满弹药的军车陷入包围之中,而且还遭到燃烧瓶的袭击,这意味着军人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胁,在此情形下动用武器属于正当防卫。与此同时,俄罗斯检察院在平民的行为中也没有找到犯罪的证据:他们出来是为了维护宪法体制,在民选政权机关面临威胁的时候,他们的举动是履行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8月21日凌晨,进攻“白宫”的命令终于没有下达,部队在早晨接到的却是撤出莫斯科的命令。国家紧急状态委员成员克留奇科夫、亚纳耶夫、亚佐夫等最终放弃武力进攻“白宫”的原因很多。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上面提到的伤亡惨剧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8月24日,莫斯科为德米特里·科马尔、弗拉季米尔·乌索夫、伊利娅·克里切夫斯基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几十万人走上街头为他们送葬。叶利钦等俄罗斯领导人和很多社会活动家都在悼念大会上讲了话,戈尔巴乔夫没有参加这个活动,但他颁布命令,授予3名死难者苏联英雄称号。在整个苏联历史上,这是最后一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此后不久,这个金色称号被刻在死者的墓碑上。

  部长之死

  鲍里斯·普戈是在1990年12月被任命为苏联内务部长的,当年他53岁,很快被授予上将警衔。戈尔巴乔夫没有掩饰他任命普戈的多重目的。普戈的重要性不仅表现在他个人和工作品格上,而且还在于他的拉脱维亚出身。普戈的父亲卡尔·普戈1918年在拉脱维亚军队服役,是“白色”拉脱维亚的地下工作者,他在20世纪30年代转到莫斯科的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工作。普戈是完全按照父亲的足迹上来的:拉脱维亚共青团第一书记,苏联共青团书记,拉脱维亚克格勃主席,拉脱维亚共产党第一书记。在担任苏联内务部长之前,普戈曾当了三年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我是在1989年和他结识的,我当时受命领导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一个反腐败调查委员会。普戈给人的印象是一个非常规矩的人,但性格稍微有些焦躁,如果谁对他所领导的机构有所轻视,他会极端敏感的。那个时候,已经很少有人害怕党的处罚和被党开除,媒体针对党的权势分子的攻击甚至胜过羞辱呆板的将军。

  发生在1991年的这些事件把普戈这样的人推向戈尔巴乔夫的反对派。从普戈在最高苏维埃有限的发言中就能看出这种倾向。苏联犯罪问题日益严重,但内务部却把主要精力放到警告民族冲突、罢工和非法示威上。普戈从8月初开始休假,他飞到了克里米亚的一个休养院。8月18日早晨,他还和普里马科夫一边聊天一边在黑海岸边散步,他是在那天晚上返回了莫斯科,毫不动摇地加入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但他在这个机构里并不是主要人物。8月19日,我们在电视里看见他出席“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新闻发布会。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