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的种族观:白人与黑人必有地位上的优劣之别

2017-04-07 10:29:01来源:人民网
字号:

  本文摘自《另类美国史:对美国历史的政治不正确导读》,[美]托马斯·伍兹著,金城出版社出版

  有很多关于亚伯拉罕·林肯的著述,美国人应该很了解他的种族观。但是他们不知道,1858年,在他和史蒂芬·道格拉斯的第四次辩论中,他宣称:

  我愿意说,我现在不、过去也不曾以任何方式促成黑种人和白种人的社会与政治平等地位。我现在不、过去也不曾赞成黑人投票和做陪审员,不赞成他们担任公职,不赞成他们与白人通婚;除此之外,我还愿意说白种人和黑种人之间存在着身体上的差别,我相信这种差别将永远禁止这两个种族在社会与政治平等的条件下生活在一起。正因为他们不能如此生活,在他们和我们仍然在一起的时候,则必有地位上的优劣之别,我和其他人同样赞成把优等地位指派给白种人。

  这种观点,在林肯整个的政治生涯中,都是很清楚的。还在伊利诺伊州的立法机关任职的时候,林肯从来也没有挑战过他那个州的反黑人立法、投票反对过黑人的参选权、拒绝签署过允许黑人在法庭作证的请愿书。林肯也强烈支持对被解放了的黑人进行移民,坚信黑人不可能同化进美国社会。作为总统,他赞成一项授权奴隶买卖与流放的宪法修正案,他还敦促国务院在海地、洪都拉斯、利比里亚(这里已经有一个安置被解放的奴隶的美国殖民地)、厄瓜多尔和亚马逊这些地方物色用来把黑人移民出去的可能的殖民地区。

  林肯为“挽救联邦”而战……并且集中联邦权力

  林肯是他那个时代的产物。在那十年里,皮埃蒙特区把伦巴底、帕尔马、威尼西亚以及好些意大利邦国聚拢成单一的意大利;普鲁士把若干片(奥地利及其属地之外的)日耳曼土地统一成德国;权力集中化发生在日本。林肯被这种国家主义精神吸引住了,他和丹尼尔·韦伯斯特一道,通过这种意识形态的镜片来看联邦以及南方的脱离。他告诉霍拉斯·格里利:如果通过解放奴隶他能够挽救联邦,他就会这么干;如果不通过解放奴隶而能挽救联邦,他也会这么干;如果通过解放部分奴隶而把另一些奴隶留在枷锁中,他还是会这么干。

  接下来有一个现实的方面……

  正如有些北方报纸承认的那样,还有另外一些动机。如果南方被允许脱离联邦,并且建立自由贸易,商人将看重南方的低关税或者自由贸易政策,那么对外商务将大量从北方港口转移到南方港口。“让南方实行自由贸易制度,”《每日芝加哥时报》警告道,“北方的贸易必定会缩减到目前的一半。”俄亥俄州的议员克莱门特·法伦第格汉姆(ClementVallandigham)相信,在劝说北方社会的重要阶层支持战争一事中,关税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一旦美洲邦联议会实行低关税制度,法伦第格汉姆说:“贸易和商业……就开始对南方趋之若鹜。”

  联邦的商业重镇纽约城,以及联邦的大谷仓西北地区,现在开始叫嚷,大声嚷嚷要求废止这种有害而败事的税则。或者是受了丧失政治权力和财富这种威胁,或者是要废止这种税则,最后是这两方面的原因,新英格兰和宾夕法尼亚……要求,现在,采取高压手段和发动内战,不惜采用一切可怕的方法,以此为代价,或是保住政权和财富不至瓦解,或是继续实行高关税而不至有损失。……镇服南方,关闭其港口——首先在战争中以武力的手段,然后在和平时期通过关税法律,由东部各州有意地瓦解之。

  在约翰·布朗袭击之后,温德尔·菲利普把北方的共和党说成一个誓死与南方作对的党,这说法有了扰乱人心的危险意义。有些南方人不想再等着看一个从这样的政党出来的总统在葫芦里为他们准备的是什么药。肯定有人担心林肯(尽管他的声明是相反的)可能要废除奴隶制,并因此把南方社会推上一条社会混乱与经济崩溃的道路。

  但是,奴隶制远远不是南方人所考虑的唯一问题,特别是因为大多数南方人甚至根本没有奴隶。站在他们的立场,罗伯特·E.李和斯通沃尔·杰克逊这两位最著名的南方将军,把奴隶制说成“道德和政治上的邪恶”。李甚至反对脱离联邦,但是当联邦政府采取战争手段来对付他的州这一疯狂举措的时候,他并没有袖手旁观,而是为弗吉尼亚而战。我们还记得,弗吉尼亚、田纳西、北卡罗莱纳和阿肯色这四个州,仅仅是在林肯纠集了75,000名志愿军入侵南方以阻止各州脱离的情况下才退出联邦的。因此,这四个州,肯定不是因为奴隶制而脱离联邦的,而是因为林肯决定动用军事力量来镇压南方的独立才脱离的。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