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漩涡一个接一个:高占祥忆在文化部"走钢丝"的日子

2017-04-20 15:48:06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

80年代,高占祥在书房为自己的《微风集》题写书名。图|受访者提供

  高占祥:在文化部“走钢丝”的日子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宋春丹

  早上9点半,高占祥准时出现在约定的甘肃省政府驻京办事处门前。

  82岁的他身材挺拔,着卡其色风衣、同色系的鸭舌帽和围巾,利落考究。摘下帽子,一头梳向脑后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

  前不久他刚动过手术,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但为了《中国新闻周刊》这次采访,他准备到当天凌晨4点。几十年来,熬夜成了他的生活习惯。采访结束时已是下午4点,他却丝毫不显疲态,思维一直清晰缜密。

  高占祥正在筹备出版一套一百余卷的《文艺集》。童工出身的他,先后历任541厂党委副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河北省委书记(即分管文教的副书记,当时有省委第一书记)等职,而10年文化部常务副部长生涯,个中滋味最为复杂。

  80年代,解禁营业性歌舞厅等举措使他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饱受争议。一个接一个的漩涡,让他感觉每天都在“走钢丝”。

  A派和B派

  1985年冬季的一天,时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河北省委文教书记的高占祥突然接到通知,进京开会。

  抵京后他才得知,是参加由胡耀邦主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文化部领导班子问题。

  这年9月,为进一步实现中央领导机构成员的新老交替,召开了中共全国代表会议,一大批老同志退了下来。文化部部长朱穆之也在其中。

  书记处会议上,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推荐高占祥担任文化部常务副部长,大家表示赞成。讨论商定,由在9月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刚递补为中央委员的王蒙担任部长,文化部日常工作由高占祥主持,大方面由王蒙出面。

  高占祥在会上没有发言。他觉得,一般人事讨论本人都要回避,这次却要他参加,应该是一种信任,也一定是经过研究的。

  此前,高占祥对此已有所耳闻。一位中央领导曾就调他进文化部听取过他的意见,当时他明确表态,如果去了也绝不做一把手。除了认为自己文化根底和文化工作的实践经验有限,他觉得文化部一把手身处火山口,火山喷发时受影响最大。

  回河北后,高占祥向时任河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汇报了这次进京开会的情况,并表示,自己不想去文化部。“文化部是非多,人也换得勤,都说文化部是敲锣打鼓请进去,拳打脚踢撵出来;进来时红光满面,出来时脸色苍白。那个地方不好待。”高扬也不想放高占祥走,打算替他去和中央说一说,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中央的调令就下来了。

  1986年2月26日,高占祥来到位于北京东城区沙滩2号的文化部办公楼报到,开始了“早起有人催,走路有人追,要钱没人理,看戏没法推”的文化部常务副部长生活。

  香港报纸立刻发表了题为《高占祥入了风险部》的报道,将中国文化部、苏联农业部、美国国防部称为“三大风险部”。

  高占祥上任时,国家文物局团委书记罗杨已调来文化部6天了。他将作为高占祥的秘书,开始为期半年的试用。

  刚见到高占祥,罗杨觉得他没有一点部长架子。文化部当时办公条件差,高占祥只有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简陋办公室。分配给他的房子暂时下不来,他就睡在办公室一张连垫子都没有的木板床上。加班是常态,他每天凌晨两三点睡,早8点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从不迟到。罗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给高占祥当秘书期间,夜里11点前没回过家,12点前没睡过觉。

  高占祥一到基层就跟在办公室时判若两人,整个人变得轻松有活力,什么人都可以跟他拉手拍肩膀。他牙不好,北京有专门为部长配的牙医,但他在保定看戏时就顺路蹚着泥水在农村小诊所里补了牙。罗杨有些担心,但高占祥自己毫不在意。

  他每次出差,必去当地的新华书店。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去新华书店看最新书刊是接触新信息较为便捷的渠道之一。

  罗杨曾陪高占祥去王蒙家里动员他上任。王蒙一直不愿意接受文化部长的任命,他后来坦承,“极端害怕内斗”。习仲勋亲自出马找王蒙谈话,最后王蒙以“只干三年”为约,同意就任。1986年4月,他开始以党组书记身份主持文化部工作,6月被任命为文化部部长。

  5月,文化部新班子集体接受了记者采访。“令人瞩目的文化部,已由王蒙、高占祥、刘德有、宋木文、英若诚担任部长和副部长职务,引起了中外人士的关注:他们怎样开展工作?他们怎样实施中国的文化政策?”《了望》周刊发表的《文化部的新部长们》一文中写道。

  王蒙在答记者问时提出,贯彻双百方针,是决定文化兴亡的关键。

  高占祥被问到“站在了文化部的舞台上有什么想法”,他回答说:“我想现在这么乱,百家争鸣,争不到一块儿,百花齐放,各执一端。”

  这是高占祥的真实想法。他深切感到,改革派和正统派之间分歧巨大,争斗激烈,甚至到了开会时见到对方扭头就走、出席公开活动时不能同时上台的地步。他给这两派取名字叫:A派和B派。他半开玩笑半自嘲地说,应该让两派轮流高兴,轮流住院。

  “一个人有多大的本事呢,一是让自己快乐,二是让别人快乐,如果光让别人快乐自个儿不快乐那太亏了,如果自己快乐不让别人快乐就有点缺德。”他说。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