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年间的明朝宫廷:宫女为何会恋上太监?

2017-06-13 09:12:33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局部(资料图)

  历史的“心”河

  几千年以来的人类文明社会,总会有许多不文明的组织制度和人事制度,如宫女制度,如太监制度,就是中国史上最不文明的制度,男的被废,女的不能嫁,阴阳失调,罪莫大焉。然而,总要在最不合理的组织内,找到尽量合理的组合,总要在不人性的圈子里,尽量找到人性的光辉,于是,憋屈的太监们和憋屈的宫女们,结合了。

  翻翻明朝笔记野史《万历野获编》,方知道《后宫》里的宫女嫁给公公汪直,并非空穴来风,编剧能读书,影视有文化,善哉幸哉。

  对食恋的覆盖率:

  万历年间的明朝宫廷 宫女配太监比比皆是

看过《后宫·甄嬛传》的都知道,宫女与太监搭配过日子,叫做“对食”,有点搭伙吃饭的味道,这玩意在汉朝就有了。在这里,我没能力做学术的考据,也没精力做全景式的描述,就让我们学黄仁宇老师,把镜头集中在大明万历年间的宫廷。

  那是十六世纪末期和十七世纪初期,那时候的皇帝叫朱翊钧,就是明神宗,也就是万历皇帝,西厂厂公汪直已不在世上很多年了,邵春华也只是个传说,但是在世的太监仍有一大把,邵春华们也得与他们相依为命,而且愈演愈烈。沈德符,当时明中央政府一位领导的公子,正在部属学校念书,出于很八卦的目的,打听到宫里头的“汪直们”和“邵春华们”混得越来越火热,宫女配太监,从个别现象到普遍现象,从非主流现象到主流现象。沈德符同学很八卦地透露:宫里头如果哪个太监没找女朋友,或者哪个宫女还没找男朋友,那已经很OUT了:“内中宫人(宫女),鲜(少)有无配偶者”。

  沈德符勾勒了大明王朝“对食恋”发展路线图,前些年还偷偷摸摸,如果谁谈恋爱了,在路上还不好意思跟熟人打招呼,到了万历年间,则形势一片大好,公然手拉手肩并肩在宫里头走来走去,夫唱妇随,跟外头的夫妇没有半点区别,“唱随往还,如外人夫妇无异”。

  “对食恋”很实在,往往发展到“对食婚”,从恋爱走向神圣的婚姻殿堂,他们的婚姻也有浪漫气息。紫禁城虽然隔离了自由,隔离了人间,但隔离不了月光和星子,隔离不了玫瑰花瓣与雨丝,这些苦人儿“星前月下,彼此盟誓”。当然,恋爱婚姻也要花钱,为与心上人一个约会,公公们不惜重金,得以一亲芳泽。

  朱元璋将谈恋爱的太监剥皮

  既然相爱相恋相婚,总得彼此有个称呼,在紫禁城里,你一声“娘子”的,我一声“夫君”的,当然泄露机密,于是有暗号。太监做了宫女的老公,就称呼为“菜户”,听起来好像是说某公公是某宫女的那盘菜。当然,“菜户”不是随便能叫唤的,那些个挑水的,劈柴的太监就不能叫别人为“菜户”,于是就称呼为“某老太弟兄”,例如汪直,就叫“邵春华老太弟兄”,老太就是宫女的荣誉称号。

  久而久之,暗号变成明号,连高高在上的皇帝也知道了,甚至接受这个事实,以至于看见宫女的时候也会问:“你的男朋友是谁?”或者问太监:“你的女朋友是谁?”宫女们和太监们也不必冒着犯“欺君之罪”的风险隐瞒,直截了当汇报就是。反正这样的恋爱婚姻不会闹出人命来,能放一马就放一马。

  当然,也有领导不喜欢“对食恋”的,朱元璋是个比较严肃的领导,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在他手里,贪官要剥皮,太监谈个恋爱,娶老婆,也要剥皮。铁腕治贪,没得说,铁腕治风化,那就该商榷了。万历皇帝也容纳不了“对食恋”,凡是涉及“对食恋”这条红线的,都会处以极刑,那些个从中作媒介的,也会一顿板子打死,就是所谓“廷杖”。

  然而,七情六欲不是剥皮和板子阻止得了的,而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对食恋”这种人事架构的合理性也不是剥皮和打板子所能阻止的。因此,“对食恋”一直顽强地存在着,发展着,沈德符这样记载:“然亦终不能禁也”。

  对食恋的现实考量:

  太监有物资流通手段 宫女美眉有小厨房

紫禁城对于太监和宫女来说,如同监狱。然而,物资流通不会因此而隔绝,商业机制是任何体制都扼杀不了的。宫女们要买点小菜,减肥药,口红洗发水,或者一根线头,或者最新的爱疯四,最新款的裙子,宫里头又没超市,哪里弄去?有太监哥哥呢,太监毕竟要出去搞物资采办,拜托他们搞定:“凡宫人市一菜蔬,博一线帛,无不藉手……”都要借太监哥哥的手。有物质的流通,就有精神的沟通,交货交钱之际,眉来眼去,顺势谈谈恋爱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责编:满晓彤、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