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中国交子兴衰记

2017-07-07 16:38:55来源:光明网
字号:

交子的诞生,与经济繁荣有莫大关系,可谓大时代与小地区的因缘巧合,这是一个货币自发演进、超越时代理论的故事。

都市钱陌,官用七十七,街市通用七十五,鱼肉菜七十二陌,金银七十四,珠珍、雇婢妮、买虫蚁六十八,文字五十六陌,行市各有长短使用。

——《东京梦华录》,孟元老(宋)

惯会饕斋觅主人,身边零钞没分文。谁知撞见真经纪,不遇檀那怎脱身。

——《济颠道济禅师语录》,沈孟(宋)

宋元之前,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使用实物货币,其中中国依赖金属铸币,西方依赖贵金属铸币;宋元之后,随着纸币的登台,东西方货币路径出现了明显的分岔,纸币和白银的此起彼伏也书写了宋代货币史新篇章。

白银货币化起源于宋代

回看历史,白银在宋代的作用比起在唐代有所加强,无论官方记录还是文人笔记,白银出现的频率其实都有增加。白银在民间的使用可谓广泛,留存了许多酒器为银的记录。日本学者加藤繁曾以货币机能为中心考究唐宋时代的金银,认为唐宋时代是中国金银货币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笔者在货币史新著《白银帝国》中引用其研究提出,唐宋之际,金银已经具备货币职能,但主要是官方和社会上层使用;宋代比唐代更甚,无论是军奉、边籴、军赏等官方支出,还是私人领域的贿赂、赠遗、布施、谢礼等都见白银踪影,白银货币地位加强,普通民众也加大了对于白银的使用。

不过,白银在两宋的使用仍旧有限,北宋年间白银往往更多作为商品出现,北宋时期参与王安石变法的沈括就说过金银为器具而不是货币,“今通贵于天下者金银,独以为器而不为币”;而南宋时期白银确实具有不少计价功能,南宋笔记《云麓漫钞》中记载,南宋接待金朝使臣须招待饭食,亦可不吃折钱,“若折钱,使副折银三两三钱,都管九钱一分”。笔者考察历史认为,白银的全面货币化发端于宋,金在其中分量不轻,但是白银更为普遍的使用仍旧需要契机,此刻的货币试验的主角是纸币。在白银作为主角最终登上中国货币舞台之前,从宋代开始曾经有一段时间并不算短的纸币试验。这一宏大的纸币试验构成了中国金融史的转折点,甚至正是这一试验,最终奠定了中国货币白银化的基础。

不论是北宋交子还是元代宝钞,这背后体现为纸币与金属货币尤其是白银的竞争,更是皇权意志与民间市场的博弈。事实上,纸币在中国历史上纠缠了数百年,延续了几个朝代,其中不少故事在今天读来宛然在眼前。宋元明三朝的纸币试验的失败,最终反过来印证了白银的价值;换个角度来看,纸币在中国的出现以及陨灭,事实上恰恰为白银的最终货币化铺平了道路。

当西方在金银之间徘徊甚至过渡到金本位之际,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仍旧离不开“钱”(贱金属)的作用,这往往被学界认为是一个国家工商业不发达的特征。但中国唐宋时代的生产力相对世界并不低下,这一现象已经足够令人吃惊。而更令人吃惊的是,中国同时发行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那就是国人耳熟能详的交子——按照今天的网络用语来说,这不科学。确实,这看起来并不符合一般的货币规律,因为纸币一般被认为是货币发行的较高阶段,是金银复本位之后出现的形态。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