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邓小平在莫斯科 曾与蒋经国同窗共学

2017-07-10 08:34:19来源:人民网
字号:

1920年,16岁的邓小平去法国勤工俭学,1925年成为中共旅法支部负责人之一。他积极投身党的活动,遭法国政府追捕,于1926年1月从巴黎转移到柏林,又从柏林、波兰抵达红色之都莫斯科,先后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斯大林共产主义大学)和孙逸仙大学(即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革命理论和军事。

在苏联莫斯科的一年多,邓小平经历了许多人和事,感受深刻的,无疑是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组织纪律,此外,他担任党小组长,是同为中共党员蒋经国的直接领导。

进入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

1926年1月7日,邓小平按照中共旅欧支部决定,和傅钟、李卓然、邓绍圣等17人乘火车离开法国前往苏联,火车于1月17日抵达莫斯科火车站。中共莫斯科支部的代表到车站迎接邓小平一行,并把他们带到苦行广场(今天的普希金广场)那儿的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

1月17日那天是周日,但学校派专人值班,并已经给大家准备好了学生证。为了保密,大学人事处的工作人员给新来中国学生起好了俄国名字。起名字时比较随意,邓小平的俄文名字叫多佐罗夫,学生证号码是233。邓小平的叔父、中共党员邓绍圣则取名弗拉基米尔·尤利耶维奇·达尼利内姆。学校给学员分配了宿舍。

中共和共青团欧洲支部的领导人任卓宣(曾任中共旅法支部书记,后叛变,曾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俄文名叫拉斐尔,即叶青,先于邓小平两个月来到莫斯科。在巴黎和里昂时,邓小平曾在他的领导下工作过几个月。就在邓小平到来的前几天,任卓宣被选为中共莫斯科支部书记。按照党的军事化管理纪律,1月19日任卓宣给所有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的同志办理了重新加入中共组织的登记手续。

同学们被分成几十个小组,每组4-5个人。党支部每周开1-2次大会。每次会短则两三个小时,长则四个小时。会场气氛非常紧张、兴奋、热烈。苏联风格的会议大部分内容是“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是一种相互交织的,不留情面的“思想斗争”,互为批评者和被批评者,形成了开会时不留情面、面红耳赤的“思想斗争”之“激烈”状态。党支部书记任卓宣全盘接受了苏联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的铁的纪律和行事风格,并内化于心。他笃信自己的这一做法。他认为,“我们的方式是符合列宁关于党的自我批评原则的……所有大学生都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以我们必须注意,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我们必须强迫其改造自己的小资产阶级意识和资产阶级情调。”

尽管他与邓小平在法国相识,革命友谊深厚,个人交情也不薄,但任卓宣还是马上拉下脸来,公事公办,要对邓小平进行“思想改造”。到莫斯科一周后,邓小平按照党组织要求,在党支部大会上做了严厉的自我批评。邓小平是组织纪律性很强的,他同时向党支部递交了书面声明:“我来此虽不久,团体对我已有很正确的批评,使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向着自新的路上走去,向着使我成就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路上走去。我已有在我的错误中去改我的错误的决心,使自己得到进步。”

来到中山大学

中共莫斯科支部总部并不在东方大学,设在另一所大学,即坐落于沃尔洪卡街16号的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即简称“中山大学”)。

邓小平、邓绍圣和傅钟等在东方共产主义劳动者大学(斯大林共产主义大学)只停留了不长的时间。期间,有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认为,把那些被寄予厚望的中共党员派到这所“中国”大学更为适合。邓小平等人在东方大学还没来得及熟悉和适应环境,校长格利高力·伊萨克维奇·布莱托就已经把他们的档案全部转交给了中山大学校长卡尔·别加尔多维奇·拉狄克。

1926年1月29日,邓小平拿到了中山大学的学生证,他的学号还是233,俄文名也保留为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多佐罗夫。中山大学给每位新来的同学发放了全套的生活用品:衣服、大衣、肥皂、牙膏和牙刷,分配了宿舍。

第二天,也就是1月30日星期六,邓小平终于坐到了课桌前。中山大学的教学计划安排得非常丰富。邓小平除了紧张地学习俄语外,主修的主要是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世界观的课程。学生首先要学习俄语,第一学期俄语学习时间特别长,每周6天,每天4小时。具体的课程是:中国革命运动史、通史;社会形态发展史;哲学(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以《资本论》为主);经济地理;列宁主义。中山大学还有一门重要课程就是军事训练。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