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外交大使”吴阶平为苏加诺治病

2017-07-10 09:21:41来源:人民网
字号:

吴阶平,1917年1月出生,江苏常州人,著名的医学科学家、医学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医疗组组长的任务。不仅如此,吴阶平还担负了为外国首脑看病的任务。上世纪60年代,受周恩来的委托,曾先后11次为5个国家元首进行治疗,仅为印尼总统苏加诺就治疗过5次。这些治疗活动的圆满完成不仅显示了吴阶平高超的医学技术,更展现出他的政治智慧,成为中国“医疗外交”中特殊的“大使”。

接到印尼总统苏加诺的特殊邀请

1961年底,中国政府接到邀请,印尼方面希望请中医专家去给苏加诺总统治病。

苏加诺总统对中国医生发出邀请当然是一件好事。西方大国采取“冷战”政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进行各个方面的封锁、遏制。面对这一现实,从团结第三世界打破西方封锁的目的出发,中国方面欣然接受邀请。

“要团结印尼的左派,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尽一切可能为总统治疗,也要多为群众服务。”临行前周恩来、陈毅曾专门跟医疗组谈话,指出了医疗组此行的目的、任务,并任命吴阶平担任医疗组的组长,心脏病专家方圻教授任副组长。组员有著名的老中医岳美中、杨甲山、放射科胡懋华等9位中西医专家。

作为一名泌尿科专家,吴阶平很清楚苏加诺患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病。中医是否就一定能对总统的病有疗效,吴阶平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这首先是个政治任务,必须全力以赴”。

1962年初,中国医疗组专机由北京飞往昆明,再由昆明经缅甸到印尼。大家都知道印尼结束反华浪潮不久,政局不稳。为了应付复杂局面,医疗组在专机上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

从严寒的北京来到酷热难当的雅加达后,中国驻印尼大使姚仲明接待了医疗组。姚大使先向医疗组介绍印尼的情况:苏加诺总统患肾结石,一侧肾功能丧失。西方医学专家建议他将功能丧失的肾脏切除,苏加诺不愿意。恰好总统的前任私人医生、也是总统早年的战友胡永良,对中医有一些了解,向他建议邀请中国的中医来治疗,认为可以免除开刀之苦。苏加诺对胡永良感情深厚。苏加诺执政后,他既从政,又开业做大夫,身份特殊,苏加诺对他很信任。

“这位大夫应该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对象了。”吴阶平说。

姚大使点了点头,他尽可能把情况介绍得详细一些。因为他知道医疗组要面对的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于是又接着说:“你们来之前可能听说了,印尼上层分为左中右三派,营垒分明。印尼军方是右派,实力很强,有不少高级将领都是亲美的。卫生部长就是一个准将,极力反对总统请中国医生来。”

“苏加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性格怎么样?”吴阶平想了想问。

姚大使笑着说,军队中的右派势力这么强却不敢把苏加诺怎么样,也是由于总统本人在印尼民众和军队中有很高的威望。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苏加诺一直领导游击队反抗荷兰殖民统治,二战期间印尼被日军占领,日本战败后,苏加诺争取到日本向印尼人投降。苏加诺领导的游击队政权也于1945年8月17日宣布独立,其本人从此被印尼人奉为国父。苏加诺执政的这十几年遇到过好几次政变,其中有一次政变军队把总统都包围了,这时苏加诺手无寸铁,就在总统府里拿一个话筒对政变军队发表演讲,居然把包围的士兵都讲散了。

吴阶平问:“苏加诺脾气好吗?在交谈中有什么特别的禁忌?饮食起居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作为医生,他很注意自己会对病人造成怎样的心理影响,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特殊的病人。

姚大使一一给吴阶平作了介绍。

“姚大使,我们来之前总理说,我们要有什么事可以和大使馆联合向中央写报告。”吴阶平想起临行前周恩来说的话,当时陈毅说:“这是总理给你们的‘尚方宝剑’。”他并不完全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周总理说了,他还是应当向姚大使说明。

“噢?”姚仲明有些惊讶,按照惯例,国家官员出国原则上都是在当地大使馆党委领导之下进行工作,重要问题都要得到大使馆同意,需要请示国内时由大使馆写报告。而这次医疗组可以和大使馆联合写报告。“这没有问题。”姚仲明爽快地说。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