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西游记中最艰难的桥段 重要的妖怪打三遍

2017-07-11 14:24:30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三打白骨精是《西游记》中最脍炙人口的篇章之一,可是我们翻看原著,却发现在小说中,这不过只是并不起眼的短短的一回,和波澜壮阔的大闹天宫以及一波三折的三借芭蕉扇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为什么九九八十一难中的这一难会成为《西游记》中流传最广的故事之一,是因为它短小精悍吗?

在我看来,这一回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给人们提供的阐释空间很大。

首先,来自于政治。一个非常著名的诗词唱和,就是1961年毛主席和郭沫若观看完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之后,郭沫若作《七律·看》,第一句是:“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的问题。唐僧被认为是人妖不分的典范,而孙悟空有火眼金睛,一眼看穿妖魔鬼怪牛鬼蛇神,不仅打倒,还要将重要的妖怪打三遍,正符合革命群众打倒搞臭的革命信条。

所以,在一个政治严肃时期,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和大闹天宫一样政治正确的重要文艺形式。

其次,则来自两性关系红颜祸水。

在徐克、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中,林允饰演的白骨精居然和唐僧谈起了恋爱,果然到了娱乐家手中,真是怎样都可以啊。原著中虽然没有写唐僧和白骨精拍拖,但是回目中用了一个“戏”字:“尸魔三戏唐三藏”,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托名李贽的评点者在这回开首总评中劈头就是这样一句:“谁家没有个白骨夫人,安得行者一棒打杀?”什么意思?是个女的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白骨精?在这位评点者看来,万恶淫为首,女性,就是万恶之源,所以都得像孙悟空、武松那样不近女色远离诱惑,这才是人间正道。

女人为什么可怕?因为她们善变。在《西游记》的故事中,白骨精变成了美女、老太太、老头一家三口,来迷惑唐僧师徒,在某些受过情伤的男性看来,还有比白骨精更能体现女性善变的特质吗?仇视女性,是因为她们善变;因为她们善变,所以仇视女性,这变成了一个难以说清谁是因谁是果的逻辑圈套。

而如果纵情声色纵欲过度,难免堕入深渊无法自拔。我们非常熟悉的《红楼梦》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因贾瑞受相思之苦,道士赐他一面风月宝鉴,叮嘱他只能看反面,不能看正面。贾瑞一看反面,一骷髅站着吓人,再一看正面,是那凤姐在那款款地招手,你怎么选择?选凤姐,从此万劫不复。在男权正统的古人看来,女色,光鲜亮丽,这只是表象,其反面,恰是骷髅,正合白骨精之意。澹漪子汪象旭也看得清清楚楚,他说:“究竟此一月貌花容者,肉眼视之则月貌花容,而道眼观之则骷髅白骨。人苟知其为骷髅白骨,亦何苦甘为所迷?而无如呆子之流,但见月貌花容,而不见骷髅白骨也。迷人败本,岂止一朝一夕!尝读紫贤真人《丹髓歌》云:‘娇如西子离金阁,美似杨妃下玉楼。日月与君花下醉,更嫌何处不风流。’吾之所谓月貌花容者如此,亦何爱乎骷髅白骨也哉!”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