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努力活着:战败后,一位日本开拓民的生死劫难

2017-07-14 09:48:06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努力活着:战败后,一位日本开拓民的生死劫难


日本“开拓民”

死亡的威胁

村长的去世对于这些开拓民来说只是悲剧的开始。妇女们聚在一起商讨对策。一位妇女代表所有“爱国”的日本人这样说:“我们都明白不可能回到日本。男人们参了军,我们必须明白他们回不来了。战败的人没有资格活下来,他们要么已经死在战争中,要么已经自杀。中国人发现我们是迟早的事,如果我们发生什么不测,将会是全日本妇女的耻辱。自我了断是最好的选择。

15岁的久保听到妇女们的谈话,意识到她们准备自杀了。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久保感到十分恐惧。他绝望地坐着,希望想出可以脱险的办法。一位妇女看到独坐的久保,大声说道:“久保!你在干什么?振作起来。你要帮助我们,我们没时间了。太阳就要出来,中国人很快会找回来。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要自我了断。”久保看到有些女人已经开始掐自己的孩子。

婴儿首先被掐死,随后是儿童。但是当她们想要掐死上学的孩子时遇到了困难,孩子们不想死,他们竭力反抗。一个8岁的孩子说:“妈妈,我不想死,别杀我。”她的妈妈说:“没有这么痛苦。你爸爸已经死在战场上,我们也要随他去。跪下来合紧双手祈祷。不要害怕,你爸爸正在等我们。”这位妈妈劝说着她的孩子,男孩努力坐直,最终被他妈妈掐死。一位当过护士的妇女说:“我看不下去了,这种死法太慢,应该快一点结束孩子们的性命。”

母亲们一个接一个掐死自己的孩子。久保满是疑惑地看着这一切,护士告诉大家用刀子用更快,孩子们也会少受一些痛苦。但是没有人手头有刀,所以她们用衣带和腰带代替。妇女们力气不够,没法直接用腰带勒死孩子。护士建议她们把玉米穗挡在腰带和脖子之间,用力转动玉米穗,勒紧绕在脖子周围的衣服。孩子们被勒的时候努力站直,双手合十,最后栽倒下来。一旦倒地,久保就上去踢他们的肚子,检查他们有没有死。很多年后,久保回忆起这一段,觉得自己至少狠狠踢过二十个孩子的肚子。久保的同学,同时也是中川的小女儿,就是这样死去的。先是小孩子死去,随后是中年妇女,最后是年轻妇女。

8月16日夜间和17日早晨,一共73名妇女儿童这样死去。他们在离伪首都不远的一块玉米地里丢了性命。

死亡的时间

最终只有两个男人没有死——久保和耳聋的中川。中川觉得如果他咬破手腕,就能因流血过多死去。他不停地咬自己,血大量渗透出来,但并不足以致命。久保记得他曾听别人说用力敲打眉心会致人死亡。两个男人开始在四周围寻找能敲打自己的大石块。他们面对面站着,各自手持一块石块轮流敲打对方。很快血流出来,两个人感觉头晕目眩,身体越来越虚弱。

之后久保看到天空中的太阳,一切看起来都很潮湿,很明显夜间下过雨了。久保慢慢抬起头查看四周,中川此时也和他一样努力抬着头。他们意识到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只剩下短裤。

眼前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像是人间地狱。周围全是妇女和孩子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都没穿衣服,一些妇女的身上还有内衣和腹卷,裹在肚子上的羊毛腰带使这些尸体得以暂时完整。太阳静静地看着这里,所有躺在地上的人都在夜里停止了呼吸。或许在黎明时分,一些农民来过这里,想看看这里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太贫穷了,把尸体上的衣服脱下来自己穿,因为战争,他们困难得几乎没有衣服可以御寒。六十年后,久保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还记得那些活生生的人们,他悲伤地说:“那些被掐死的妇女和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有几个中国人见证了大屠杀。他们告诉男孩尽可能找到铁轨,搭乘开往南边大连港的火车,到那或许能登上回日本的船。久保和中川离开这片地方,身体无比虚弱,头脑一片混乱,他们觉得自己快死了。有人指给他们移民村总部的所在地,他们希望找到曾在日本人管辖的土地上做苦力的中国头领。中国头领懂一些日语,他们希望能得到帮助。两个男孩十分虚弱,站都站不稳。他们绕开大路躲避中国人,并且只在夜间行进。他们找到一个大麻袋,白天睡觉和晚上走路时把它搭在肩膀上起保护作用,虽然是8月盛夏,有时也会寒意袭人。他们唯一的营养来源就是洼地里的泥水。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