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努力活着:战败后,一位日本开拓民的生死劫难

2017-07-14 09:48:06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31.jpg

Ronald Suleski(薛龙)

1931年9月,日本军国主义力量关东军占领中国东北地区,即满洲。1932年“傀儡”政权伪满洲国建立。这块土地拥有丰富的矿产和农业资源,对它的占领进一步扩大了日本不断增加的领土范围。为了稳固对新领土的统治以及进一步从肥沃的土地上掠夺资源,日本政府开始召集本土农民前往满洲。政府游说者前往乡村并广泛张贴告示,承诺政府将会帮助那些愿意参与的农民。这些农民会获得工具和供给,最重要的是,一旦条件成熟,他们将拥有土地。政府会建立相应的开拓民社区,开拓民只需在自己居住的小村子周围劳作。日本政府希望,满洲最终会被在这块土地上耕耘的日本家庭占据。这些日本家庭忠诚于日本帝国,并且能够种出足够的粮食供给日本本土民众,这时的日本正由于人口增加面临粮食短缺的问题。

1945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尾声期间,已经有一百多万日本人先后移民到伪满洲国。这些移民来自日本不同地区,尤以长野县居多。长野县位于东京以南,是日本本州上的一块高地。伪满洲国短暂夏季和漫长冬季的严酷气候,使生活于此成为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开拓民不得不在工具短缺的情况下加倍辛勤地劳作。日本村庄和中国村庄修建在一起。很多中国人对入侵的日本人十分不满,两国农民的关系自然也不融洽。迫于日本军队和政策的强制规定,两国农民不得不共同居住在这块寒冷的土地上,过着各自劳作互不相干的生活。

1945年俄国军事力量从中俄边境进入,他们想方设法消灭日本人。开拓民们想尽一切办法在俄国人到来前离开,他们逃到伪满洲国南部,等待登上一条回日本的船。战争结束后,没有被送到西伯利亚的日本人都留在伪满洲国南部,以乞讨、卖淫为生。当时位于东京的政府正被美国人占领,有些人50年代才回,这些人一直处在一种严峻的环境中,一方面受到中国人的厌恶,另一方面得不到日本政府的帮助。这一时期的日本历史充满了戏剧性,很难想象那些有着离奇遭遇的日本人最终还能活下来。

以下记录的是一位日本开拓民从1945年战争结束到1948年回到日本之前在东北的经历。我于2003年采访这位开拓民,他的故事长达49页,并在2005年出版。关于这个故事的简短介绍可参见《满洲移民:从长野县到饭田市》(饭田:饭田市历史研究,2007年)。1945年8月底每个日本殖民者都面临着生和死的问题,他们冲突的价值观也将真实地呈现在叙述中。这篇记录反映出,2000年之后日本满洲开拓民才开始在回忆录中表现出的一种诚实。

伪满洲国的日本村庄

1945年一群日本农民住进自己在伪满洲国建造的小村庄,他们根据自己在日本长野市中心家乡的名字,将它取名为“爱川村”。1945年春,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加速了日本的战败步伐。日本的两座城市遭到原子弹轰炸,同时每天都受到美国飞机的猛烈炮击。日本各个阶层都被调动起来为战争出力。1945年8月9日,苏联宣布与日本开战,“爱川村”的青壮年被集合起来到伪首都新京报到。仅有的留在村子里的男人中,包括一位年纪最长的73岁老人,一位66岁名叫筒井爱吉的村长,一位耳聋的名叫中川好一的22岁青年和一位名叫久保田谏的15岁少年,除此之外全部是妇女和11岁以下儿童。

像久保这么年轻的孩子独自居住在伪满洲国的日本村里显然不太正常,不过他在日本也无家可归。1944年14岁的久保小学毕业后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加入防御组织,二是参军。对于年幼的他来说当兵还太早了。他知道如果去伪满洲国成为政府保护的农民,就不得不冒着风险离开日本相当长一段时间。年轻的久保觉得远赴伪满洲国虽然异常艰险,却充满机遇。久保不是家中长子,不会继承到家庭财产,也不必为父母养老送终。最终他于1944年前往伪满洲国。

战争突然结束

1945年8月15号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新闻播出以后,开拓民不知道他们的邻居——中国农民得知这个消息后会如何对待他们。他们知道自己的出现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压迫。日本政府为了打造日本村庄夺走了中国人的土地。这种担忧完全站得住脚,因为在宣布投降后不久,愤怒的中国人聚集到日本村庄外表达不满。几百个中国人大声呼喊:“日本败了!败了!”有人用步枪开了一枪,枪声夹杂着怒吼声,此次聚集很快变成一场骚乱。中国人冲进“爱川村”,打开栅栏放出牲口,用长柄锄撬开屋门,拿走一些衣服。

66岁的筒井村长被打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变得很不好,多处淤青,几处骨折。他呼吸困难,告诉聚集在身边的妇女和孩子:“我不能呼吸了,太难受了,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年轻人要想方设法活下去,告诉别人这里发生的一切。”说完他不断要求大家把他打死:“让我死吧。”

起初大家都很犹豫,没人愿意帮他。后来一位妇女站出来说:“你们没听到他的乞求吗?难道我们不该让他早早解脱吗?”其他人都认同她的看法,觉得只有死亡才能让他免受疼痛。两三名妇女一边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用力掐,一边说“Sayōnara,sayōnara”,筒井闭上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死亡时间,但清楚的是那时是1945年8月16日黄昏时分。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