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年间的一个“吃人知州”

2017-07-14 13:54:24来源:北京晚报
字号:

古代的神话传说里,经常有要吃童男童女的妖怪,比如《哪吒闹海》里的龙王、《西游记》里在通天河为患的灵感大王……这路货一般都是要挨痛揍乃至揍死。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中国历史上真的有这么一位“要吃童男童女的妖怪”,而且他的结局竟是成功地逃脱了法网的制裁。

嘉定戊寅年(公元1218年)的冬天,自广西递往首府临安的一道奏折,打破了苟安一隅的南宋朝廷的平静,奏折上所述之事,实在骇人听闻且匪夷所思:钦州知州林千之竟然是个身负无数条人命的食人狂魔——而且专门吃孩童!

一、派官盗抓童男童女

这可谓是南宋首屈一指的惊天大案,全过程被详细地记载在宋代笔记《鬼董》一书中。《鬼董》的作者姓沈,具体名字不详,只知道成书于宋理宗年间,全书不过万字,但记载了大量市民阶层的奇闻逸事,很有点都市报的意思。虽然那些跟鬼神有关的记叙,多属荒诞不经之列,但其他写实方面的内容颇有史料价值,比如林千之案件。

林千之是广西钦州的知州,“始千之得末疾”,就是患上了一种末梢神经系统的疾病,他不好好用药调理,而是找了个道士给自己治病,那道士出了个邪招:“教以童男女肉强人筋骨”,于是林千之就派出手下的官兵,在钦州全境大肆搜捕那些十二三岁左右的孩子,尤其是无父无母的流浪儿,杀掉后,把肉切成一条条地风干,“腊而食之”,对外就说是“地鸡”和“地鸭”,他自己家养的小奴婢也未能幸免,“被食甚重”!

很快,钦州地区的流浪儿竟被他吃光了,于是他“又以厚贿使卒掠人虚市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钦州百姓都知道他们有一个吃童男童女的父母官,“皆深闭不敢出”,甚至组织了类似联防组织的自卫队,坚决跟吃人魔对抗到底,这一下,林千之没有了食材,毕竟吃孩子不是什么露脸的事儿,不能明火执仗地去抢,何况从父母手里抢孩子,作死系数实在太大,“卒无以应命”。林千之只好派出一支特别行动小组,来到隔壁的横州,用黑布遮住脸,每天埋伏在道路两边的树林里,见孩子就抓,“横州民呼为红衣人,意其盗也”,横州地方官派人将他们生擒活捉,一审才知道原来这些是“官盗”,掠人是为了满足林千之林大人的“怪嗜”,赶紧上奏朝廷!

面对这样一起惊天大案,南宋政府在处理方式上令人匪夷所思,首先是拖着,导致“狱久不决”,实在是拖不下去了,才派出大理评事孙泾前往广西调查,孙泾属于那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懒政官员,这么一个人证物证俱在、天下哗然的大案,办来办去,最后竟因为时间拖得实在太久,仅仅罢了林千之的官,把他在吉阳牢城里关了一段时间,就放他回家,林千之又活了很多年,“宋亡,以翰墨自娱”,竟得善终。

这件事就连一向混吃等死、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其他朝廷官员都看不下去了,集体找皇帝告状,而皇帝也仅仅是把孙泾罢官了事。

有宋一代对知识分子——特别是士大夫,往往特别包容,除非犯了谋反大罪,朝廷绝不轻下杀手,今人每每提起,都觉得那是一个黄金时代,却不明白在等级森严的封建专制统治下,对官员的放纵,往往意味着默许他们以更加苛刻残暴的手段剥削、压制、伤害百姓而无所顾忌……对于林千之,那也许真的是黄金时代,对于被他吃掉的流浪儿们,恐怕未必了吧。

二、“银簪插心”一命归西

在我国古代,由于生产力不发达等原因,赶上荒年灾变,常常有杀害甚至吃掉儿童的事件发生,当然,出于重男轻女的意识,溺死女童的事件在历朝历代都时有发生。在法律上,杀害儿童往往不能和杀害成人那样同等论罪,而对待此种情形,古人只能借由某种“善恶有报”的自我安慰法来抒发心中的无奈。

明代学者钱希言写过一部名叫《狯园》的志怪笔记。钱希言一生坎坷,有点儿像蒲松龄,科场失意,性情孤傲,所以只能借着鬼狐仙怪的故事一鸣心中不平,不过《狯园》中所讲述的一件发生在苏州的奇事,读来却颇有几分真实感。

“苏州盘门外某甲,卖油为业”,这个人经常挑着油担来到苏州城的一个大户人家来卖油,这家的独生子只有四五岁,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娃娃,受到全家人的宠爱,穿着首饰当然也是极尽富贵之所能,“头戴金珠帽兜,颌下锁银项箝,臂垂紫磨跳脱,神衣文葆翠缨”,全身上下加在一起“可值数十金”。某甲一看便萌生恶意,起了贼心,他每次来都带着些水果零食,给那小孩子吃,这户人家只当他是逗弄孩子,一向又总买他的油,与他相熟,所以毫无警惕之心。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