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斯大林逝世后,哪个地下团体成苏联的头号敌人

2017-07-17 08:26:37来源:人民网
字号:

如果回到上世纪60年代初的苏联,你有不小的机会在街头发现针对既存体制的政治标语,令人生畏的“克格勃”也会不时透露破获“反苏政治团体”的消息。数百年来,地下政治活动从未在俄罗斯大地上消亡,即使在秘密斗争出身的布尔什维克掌权后依旧如此。以铁腕统治的斯大林死后,苏联进入“解冻时期”,地下团体更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克格勃也不敢等闲视之

时钟拨回1962年。由于赫鲁晓夫在经济领域的一系列失误,苏联民众的工资水平普遍滑坡,物价却大幅上涨。由此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是,站在既存体制对立面的地下团体遍地开花。特别是在6月1日,罗斯托夫州一家电力机车厂的工人举行罢工并遭武力驱散后,针对性极强的传单和标语更是随处可见。贴在莫斯科市一座楼房上的传单写道:“今天提高价格,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顿涅茨克市的一根电线杆上则出现了这样的文字:过去欺骗我们,现在还欺骗我们,我们将为正义而斗争!这些令“克格勃”也不禁为之神经紧绷。

次年2月,有人在莫斯科街头发现了“自由思想联盟”团体的350份传单,安全部门后来破获了该团体,又收缴了550份待发的传单。

仅仅两个月后,当局查获了“革命社会民主阵线”的800份传单,上面写着要求赫鲁晓夫下台等话语。据调查,该团体已经在乌克兰的几个主要城市散发了同类宣传品。

一些极端主义组织也开始冒头。1963年5月,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安全部门在最后关头挫败了一起意欲炸毁当地无线电发射塔的破坏活动。此后仅一个月,克格勃又在沃罗涅日破获了由4名青少年组成的地下团体“民族社会主义者政党”,收缴了一把自动手枪、一支步枪、两枚手雷和炸药、雷管等武器……

铁腕统治下的产物

上述这些都是7月出版的英国《今日历史》杂志披露的情况。地下政治活动在俄罗斯有着深厚的根基,早在十月革命前将近一个世纪的1825年,对专制制度不满的十二月党人便举行起义,试图阻止沙皇尼古拉一世继位,结果惨遭镇压。20年后,时任俄国外交部翻译的米哈伊尔·彼得拉舍夫斯基秘密成立了“彼得拉舍夫斯基小组”,他的家成了学者、作家、学生、军官、政府职员等各色人物的聚会地点,其中包括后来的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

统治者的镇压反倒促使更多人,甚至十来岁的少年也加入反抗行列,其中就包括斯大林。“15岁时……我同当时居住在外高加索的俄罗斯马克思主义者地下团体搭上了线。”斯大林生于1879年,按照这句话推断,他加入地下团体的时间应为1894年。23年后,在地下长期潜伏的布尔什维克党走上前台,成为广袤俄罗斯大地的新统治者。

尽管布尔什维克有着丰富的秘密活动经验,但这并不能让地下团体彻底绝迹。尤其是在斯大林掌权后,苏联国内矛盾丛生,过激的集体化运动让农民食不果腹,“大清洗”又让党内同志惶惶不安。残酷的现实让一些人开始从政治上寻求答案,他们悄悄组织起来,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随后照例是逮捕、审判、流放……再随后又会冒出新一批地下团体。

1933年8月,苏联情报机构“国家政治保卫局”(“格别乌”)报告称,当年上半年,仅在乌克兰就破获7个地下团体,它们“指挥和策划了系列罢工”,参加罢工的至少有1028人。

二战后“如野火般蔓延”

1941年6月,流亡到西伯利亚的个别“托派”成员组织了步兵营暴动;同年秋天,成立于西伯利亚泰舍特地区的“革命者斗争联盟”在伊万诺夫茨克发起罢工;1943年,无政府主义者奥·采伯利在伏尔加河下游城市萨拉托夫成立了反法西斯游击队“青年革命组织”……加上一些流亡白俄分子的结社,便勾勒出二战时期苏联地下团体的总体轮廓。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