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泰姬陵:一滴永恒的爱情之泪

2017-07-27 12:45:00来源:光明网
字号:
摘要:有人盛赞泰姬陵“比埃及的金字塔更算得上是世界奇迹”。如果说金字塔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雄伟壮丽,那么泰姬陵则处处散发着清雅出尘、亭亭玉立的秀美。泰姬陵也因其浓缩了古印度文明及伊斯兰数千年的灿烂文化,与中国长城等并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三百多年来,洁白无暇的泰姬陵亭亭玉立于印度阿格拉市亚穆纳河畔,因其恍若仙境的梦幻色彩,被誉为“大理石之梦”、“白色大理石交响乐”。在她精美绝伦的光彩背后,上演了一代君王与王后凄美、坚贞的爱情绝唱。

莫卧儿王朝叱咤风云的君王沙贾汗,可以纵横驰骋弹指间令万众臣服,却留不住枕边王后蒙泰姬如花美眷的温柔……

三百多年来,洁白无暇的泰姬陵亭亭玉立于印度阿格拉市亚穆纳河畔,因其恍若仙境的梦幻色彩,被誉为“大理石之梦”、“白色大理石交响乐”。在她精美绝伦的光彩背后,上演了一代君王与王后凄美、坚贞的爱情绝唱。后来,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形容她是“一滴永恒的爱情之泪”,“时光脸颊上永恒闪耀的一滴爱泪”。

这是一曲怎样凄美的恋歌!戴安娜王妃在与查尔斯王子的婚姻濒于崩溃时,曾专程造访泰姬陵,并为其背后的爱情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如今,为了见证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每年近300万游客不远万里来此朝圣。

三千宠爱在一身

17世纪中叶,当吴三桂为了爱妾陈圆圆,不惜“冲冠一怒”,引清兵入关之时,印度莫卧儿王朝第五代君王沙贾汗也正为他已逝的心爱红颜——王后蒙泰姬大兴土木,建造泰姬陵。

还在少年时代,沙贾汗第一次邂逅蒙泰姬,便萌发了情愫。有一天,15岁的沙贾汗在王宫内的市场上,对一位皮肤透明如玻璃的波斯女子一见钟情。这位当时名为阿姬曼·芭奴·贝古姆的女子,正是沙贾汗后来的王后蒙泰姬。沙贾汗后来才知道,阿姬曼原来是皇宫总管阿萨夫汗的千金。

幸福的爱情总是相似的。5年后,沙贾汗与阿姬曼在一场盛大的皇家婚宴中喜结连理。阿姬曼不但容貌出众、性情温柔,而且擅长音乐书画和处理朝务,为此备受沙贾汗宠爱。此后半生,无论生活起居、长途征战或是颠沛流离的流亡,阿姬曼总会形影相随陪伴在沙贾汗身边,沙贾汗对阿姬曼也始终不离不弃。

作为莫卧儿王朝第四位君王贾汗吉尔的第三子,沙贾汗原名库拉姆。身为王子,库拉姆早年在宫廷受到良好的宗教和文化教育,且通晓武略。1616年,年仅24岁的库拉姆因在征服德干各公国的战斗中表现勇猛,并取得关键性胜利,因此受封为“沙贾汗”,意为“世界之王”。6年后,沙贾汗曾起兵企图夺取其父的王位,但遭遇兵败,从此颠沛流离长达7年之久。

1627年,贾汗吉尔去世。一年后,沙贾汗在岳父阿萨夫汗的支持下,打败皇兄并继承王位,成为莫卧儿王朝的第五位君王。登上权力顶峰的沙贾汗,虽然可以“后宫佳丽三千人”,但他却依然只钟情于患难与共的阿姬曼,并正式册封她为“蒙泰姬·玛哈尔”,意为“王宫之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来,人们把她称为“泰姬·玛哈儿”,简称“泰姬”(意为冠冕)。

执掌王权后,坐拥江山、美人的沙贾汗,更是春风得意、踌躇满志,不时也御驾亲征、平定叛乱。1631年,沙贾汗南征德干高原,归途中,随军出行的王后蒙泰姬,在第14个孩子分娩后不久,因感染产褥热,不幸在营帐中去世,年仅38岁。

蒙泰姬临终之际,对沙贾汗留下四桩遗愿:好好抚育王子,切勿过于悲伤,建一座精美的陵墓,请勿相忘不再娶亲。伤心欲绝的沙贾汗含泪答应。

很长一段时间,沙贾汗都难以面对王后离去的悲恸,为此他终日独坐皇宫,不语不食,只是默默地流泪,近一个月不问政事。他满头的青丝,几乎一夕之间成了苍苍白发。为表达对蒙泰姬的思念之情,沙贾汗下令:宫廷禁止一切娱乐活动,为王后致哀两年。

在自我放逐两三个月后,依然沉浸在悲伤中的沙贾汗,最终振作起来,下定决心为王后打造一座全世界最美的陵墓,以作为爱妃的长眠之所。强大的莫卧儿王朝和可供支配的丰富资源,使得沙贾汗能够忠实地履行自己对王后的诀别承诺。

此景只应天上有

沙贾汗首先在亚穆纳河南面下游为泰姬陵选址奠基,这里距都城阿格拉王宫仅1.5公里(距今印度首都新德里200多公里),这样,沙贾汗可以每天在河上游的王宫上,远远眺望难以割舍却阴阳两隔的王后。

之后,沙贾汗以近似现代建筑招标的方式,广邀全世界能工巧匠,献计献策。每天,本国以及来自波斯、土耳其、意大利、法国等地的建筑师、书法家、珠宝匠、雕刻师、泥瓦工共2万余人,在工地上殚精竭虑,打磨精品。

同时,沙贾汗令人从德干高原调来王后喜爱的纯白大理石,搭配斯里兰卡的蓝宝石、伊拉克的月长石、阿拉伯的珊瑚、波斯的紫水晶、俄国的孔雀石、中国的翡翠……共耗费国库4千万卢比。1653年,一座洁白晶莹、玲珑剔透的泰姬陵,在历时22年的精雕细琢之后,终于惊艳般呈现在世人面前。

有人盛赞泰姬陵“比埃及的金字塔更算得上是世界奇迹”。如果说金字塔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雄伟壮丽,那么泰姬陵则处处散发着清雅出尘、亭亭玉立的秀美。泰姬陵也因其浓缩了古印度文明及伊斯兰数千年的灿烂文化,与中国长城等并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有道是: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看泰姬陵不算到过印度。

依据“乐园意象”建造的泰姬陵,整个建筑群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580米,东西宽305米。陵园中间是一座正方形四分花园,因为“四”字在伊斯兰教中,象征着神圣与平和。以南北中轴线为基线,陵园建筑以及园景,均为左右规则对称,陵墓主体的圆顶寝宫,则坐落于南北中轴线的末端。

陵园南边高30米的红砂石拱门,象征着天国乐园的入口,拱门上镌刻着《古兰经》铭文:“让心地纯洁的人进入天国的花园。”拱门顶部两侧各有一座八角亭,中间有两排各11个颇具伊斯兰特色的“皇冠”,表示泰姬陵历时22年建成,也有人说这是通往天堂的小入口。大门的墙体用大理石装饰,有各种宝石镶嵌成美丽的花纹和优美的书法。

进入拱门一直到泰姬陵主体建筑,是一条长达100余米的十字形水道,中心为喷泉。站在拱门口正好看见白玉般的泰姬陵倒影浮在水中。如果仔细观察,清澈、平静的水面上,泰姬陵的倒影犹如一幅戴着王冠的少女头像。据说泰姬陵建成之初,水道中曾经流淌的不是水,而是象征纯洁的牛奶。水道两侧是红砂岩铺成的甬道,走道两旁以及周边草地种植着的柏树和果木,分别代表死亡与新生。

沿着红色的甬道一直走到尽头,便是全部用白大理石砌成的陵墓寝宫了。高74米的寝宫,居中建筑在一座7米高、95米长的正方形大理石基座上,顶部为一高耸饱满的穹顶,高达57米,其直径也有17米。穹顶周围环绕着4座小型的圆顶凉亭,整座建筑因此更富于层次。

寝宫内部为八角形陵壁。宫内墙上,珠宝镶成百合花、郁金香等,繁花似锦,宛若步入仙境。这些精美的花朵,仿佛沙贾汗对蒙泰姬的爱一样,即使千百年之后依然鲜艳不枯萎。

寝宫内又分五间宫室,中央宫室里置放着王后蒙泰姬的大理石石棺,上面遍布宝石和各式浮雕。但这还只是虚棺,在陵墓的下层,才是停放遗体的实棺。墓室中央有一块大理石纪念碑,上面用波斯文刻着“封号宫中翘楚蒙泰姬·玛哈尔之墓”。与之呼应而更为伤感的是沙贾汗刻在墓碑上的那句悼词——“噢,真主啊,请承担我们无法经受的痛苦吧!”

寝宫四周各有一座42米高的三层圆形尖塔,塔身略呈5度角向外倾斜,为的是防止发生地震时塔身倾倒后压坏寝宫,这足见沙贾汗用心之良苦。这四座高塔专供穆斯林教徒们每日登高诵读《古兰经》以及祈祷之用。塔与塔之间耸立着镶满35种不同宝石的大理石墓碑。

泰姬陵主体寝宫两旁,还各有一座清真寺,左右呼应,对称均衡,以红砂岩建筑而成,顶部是典型的白色圆顶。据说起初是给那些工匠们做礼拜用的,红色的建筑映衬着泰姬陵,阳光下美得动人。

泰姬陵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早、中、晚游览票价不一的景点,因为她的美,随时间不同而不断变幻、摇曳生姿。

清晨,伴着朝霞与亚穆纳河袅袅的晨雾,从睡梦中醒来的泰姬陵,闪闪金光,仿佛一位在溪水边梳妆打扮的清纯少女,婀娜多姿。

中午时分,阳光下的泰姬陵通体散发着耀眼的白光,恰如一位乘着白云降临凡间的仙女,空灵出尘。

夕阳西下之际,白色的泰姬陵开始从灰黄、金黄,逐渐变成粉红、暗红,她变成了妩媚的女子,秀眉微蹙,若有所思。

随后,伴着月亮的冉冉升起,泰姬陵最终回归成蓝白相间的淡淡荧光,此时,她又如同一位“人约黄昏后”的月光爱人,痴痴企盼着爱侣的归来。

行宫见月伤心色

世人眼里泰姬陵无限的美,在晚年沙贾汗看来,却是最伤心的一抹旧时月色。

1657年,60多岁的沙贾汗得了重病,由此引发了儿子的争权夺利。一年后,沙贾汗的第三个儿子奥朗则布废黜了沙贾汗的王位,自己在德里称帝。

奥朗则布以异教徒的罪名将他的兄弟砍了头,并把首级送给沙贾汗。沙贾汗和蒙泰姬一生曾有14个孩子,长大成人的有4子3女,但是,最后只有奥朗则布皇帝和三个女儿活了下来。

沙贾汗自己也被儿子软禁在了阿格拉昔日的王宫里。在一间可以遥望泰姬陵的八角小阁楼上,沙贾汗在女儿的照顾下,每天,在晨曦中,在暮色下,在月光里,沙贾汗凄然地透过小窗,远眺亚穆纳河对岸沉默不语的泰姬陵和河里若有若无浮动的倒影,以寄托自己无尽的哀思。

后来,由于视力恶化,沙贾汗只能靠一块水晶石的折射来凝望王后的陵墓。据说,奥朗则布曾令人在软禁沙贾汗的屋子的四壁上,镶嵌了大小不一的镜子,无论面向哪个方向,沙贾汗都避不开泰姬陵美丽忧伤的影子。

此前,建造泰姬陵之时,沙贾汗一度计划在亚穆纳河北岸,对称地再矗立起一座用黑色大理石建造的纯黑沙贾汗陵,其造型跟泰姬陵一模一样,并在隔岸的两座陵寝间,建起一座用白银建造的桥梁(另说用半边白色、半边黑色的大理石桥连接),以与爱妃相依相偎,长相厮守。用通体透黑的沙贾汗陵对应通体透白的泰姬陵,寓示两人的爱情纯洁。

泰姬陵建成后,每隔七天,沙贾汗就会换上白衣,去泰姬陵献花,每次都以泪洗面。后人曾为此立碑写道:“忧伤隐藏在华丽的表面之下,河的对岸,那曾经的遥望。”失去自由后,沙贾汗再也难以亲临泰姬陵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直到8年之后,心力交瘁的沙贾汗终于忧郁地离开人世,去天国寻觅他的蒙泰姬了。沙贾汗死后同样被葬入泰姬陵,永远陪伴在爱妃身旁。但在安葬沙贾汗之时,因泰姬陵的一切太完美、太对称了,奥朗则布实在没有勇气挪动那里面的任何一样物品,于是,沙贾汗的大理石石棺只好靠在了大理石围栏的边上。

如今,沙贾汗和蒙泰姬都静静躺在精美绝伦的石棺里,被细致透明的大理石屏风围绕起来。陵墓的大门永远都不会上锁,有一些岩鸽不时飞进飞出。叫声加上回响,有些飘忽,有些忧伤。

诚如泰戈尔的诗篇所言:“沙贾汗,你知道,生命和青春,财富和荣耀,都会随光阴流逝……只有这一颗爱的泪珠——泰姬陵,在岁月长河的流淌里,光彩夺目,永远,永远。”

责编:王亚男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