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琼崖巾帼 三战扬名

2017-08-17 10:15:45来源:人民网党史
字号:
摘要:80多年前,一群独立、坚强、勇敢的琼崖女性,挣脱了命运的枷锁,打破了封建的牢笼,与男子一同穿越枪林弹雨追求解放,将“红色娘子军”这个光荣的称号,镌刻在世界妇女争取解放斗争的历史长河中。

今年六月十四日,歌剧《红色娘子军》亮相国家大剧院。

位于琼海市的红色娘子军纪念园。

80多年前,一群独立、坚强、勇敢的琼崖女性,挣脱了命运的枷锁,打破了封建的牢笼,与男子一同穿越枪林弹雨追求解放,将“红色娘子军”这个光荣的称号,镌刻在世界妇女争取解放斗争的历史长河中。

近一个世纪以后,当“向前进,向前进”的歌声响起,我们深情回望这片红色土地,仍会为她们的精神所震撼——她们用鲜血和生命向我们证明:战争,没有让女人走开;历史,允许让女人书写。

星火燎原,乐会妇女要参军

1924年,在当时的琼东县(今琼海市境内)发生了震惊全岛的“冯素娥抗婚”事件。尚在读小学的女孩冯素娥为反抗包办婚姻,写拒婚书至当时的《琼崖新青年》杂志发表,立刻引起了当时众多进步人士支持。

“这充分表明,琼海妇女勤劳而且敢于反抗,已经具备了革命的思想觉悟。”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陈锦爱说。

要反抗,是因为当时的琼崖妇女除了要受政权、族权、神权和夫权的压迫之外,还要受包办、买卖婚姻以及婚后丈夫遗弃的痛苦。她们深知,只有跟着革命队伍走,才有翻身之日。

中共琼崖特委听到了妇女的呼声。1930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成立,1931年3月,琼崖特委批准先在乐会县创建“乐会县赤色女子军”。队伍成立后,不仅乐会,就连琼东、万宁等邻县的进步女青年也纷纷提出要加入这支队伍。于是,琼崖特委决定正式成立女子军特务连,并划归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红三团建制。

“英雄的、久经考验的乐会县妇女们,拿起枪,当红军去,和男子并肩作战。”当年4月,这份图文并茂的布告在苏区各地市集、商店和祠堂一贴,妇女们就奔走相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仅乐会县就有700多名女青年“揭榜”,经严格挑选,100多名女青年获批参军。

5月1日上午,乐会四区赤赤乡内园村内练操场彩旗飘扬,一面鲜艳的红旗在10多米高的旗杆上升起。苏区周围群众早在前几天,以走亲戚、赶集、放牛为掩护早早赶到现场,红军独立师师长王文宇、政委郑大理也专程从师部赶来见证。

当女子军特务连首任连长庞琼花登上司令台,从王文宇手中接过连旗时,台下掌声雷鸣。

琼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谢才雄说,这标志着,国内首支在土地革命时期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执行作战任务为主的、单纯由妇女组成的成建制武装队伍被写进了历史。

独立勇敢,女子军战场显威

女子军特务连隶属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是一支组织健全的战斗连队。连队实行三三建制,全连编制3个排,每排3个班,每班10名战士,全连共计103人。除庶务员、挑夫、号兵3人为男性外,其余均为女性。后来,由于报名参加革命的妇女越来越多,编制为两个排的女子军特务连第二连也应运而生。

“在成立半年多的时间里,女子军以三战全胜成绩,扬名岛内。”陈锦爱将那段历史一一道来。

当时的琼崖东路重镇中原距乐会四区革命根据地不过10公里远,乐会县国民党“剿共”总指挥陈贵苑就带领几百人组成的民团武装盘踞在那里。1931年6月,红三团决定将这个威胁连根拔掉,由女子军正面阻击,诱敌深入。

6月26日清晨,红三团和赤卫队大批人马浩浩荡荡朝万宁县方向开拔,在抵达万宁县四区的加任村后,立即偃旗息鼓,在密林里隐蔽起来,当天晚上,趁着夜色的掩护,又悄悄返回了苏区。次日一早,陈贵苑以为红军主力去了万宁,只有女子军留守苏区,就立刻带领几百号人马,兵分两路杀气腾腾地扑了过来。

没想到,陈贵苑的人马刚刚杀到苏区,立刻遭到女子军的阻击。女子军且战且退,很快将敌人诱入沙帽岭埋伏圈。敌军被红三团和赤卫队的枪弹压制,不仅队伍被红军击毙20余人、俘虏70余人,陈贵苑也被活捉后判处了死刑。

沙帽岭战斗后不久,红三团决定拔掉中原至乐会四区腹地交通咽喉处的文市炮楼。经过侦查,红三团团长王天骏决定从开阔地挖地道至炮楼下方后火攻。为了麻痹敌人,消耗他们的子弹,女子军特务连在地道开挖的同时发起佯攻,一边战斗一边朝炮楼喊话:“团丁们,投降吧!”“不投降就要烧猪窝、‘蒸猪头’!”团丁们不以为意。

第四天破晓,地道挖到炮楼底下,王天骏发出总攻命令,红三团和赤卫队很快将柴火、煤油搬运到炮楼底下,然后撒上干辣椒,用火点燃。随着火越烧越旺,火苗和辣椒味很快冲进了炮楼,熊熊大火把整座炮楼都烧着了。在烟熏火燎之下,团丁们一个个鬼哭狼嚎喊起来,捂着脑袋钻出来投降。

“其实,女子军还有一次战斗更威风!”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负责人颜书明告诉记者,1931年12月,驻乐会四区的红三团被调到琼崖中路与红二团会合改编,乐会四区由女子军特务连留守。当时的乐会县民团头子王兴志闻讯,立即带领100多名团丁进犯,企图攻占苏区腹地文魁岭,捣毁红军军械厂、弹药厂等重要军事重地。

军情紧急,女子军主动请战,得到王天骏的支持。于是,女子军连夜开赴文魁岭半山腰挖战壕、筑工事。第二天一早,王兴志带领团丁分三路朝文魁岭进犯。在岭下,团丁见无人拦击,以为没人,个个得意忘形地往山岭上爬。

“让敌人近一点、再近一点!”当团丁离隐蔽工事不到20米的时候,庞琼花一声命令,呼啸的子弹密集地射向了敌人。女兵陈月娥架起在沙帽岭缴获的机枪,横扫直射,让敌人根本无法靠近。王兴志带领的团丁连续三次冲锋,三次均被击退,早就溃不成军了。王兴志见势不妙,只好带着残兵逃走。

这三战,打出了女子军的威名!

历尽艰辛,血战敌军坚守秘密

“红色娘子军之所以能够激励一代又一代人,不仅因为她们的胜仗一个接着一个,更重要的是在大敌当前时,她们为了坚守理想信念敢于牺牲。”谢才雄说,在琼崖革命低潮时期,女子军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1932年8月5日,为了掩护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西上母瑞山,特委决定让红一营和女子军在马鞍岭坚守迎击追兵。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尽管敌人的炮弹不停地呼啸而来,山岭下是黑压压的敌军,炮弹掀起的泥土石块就砸在身边,但是女子军全然不顾,继续战斗。子弹快被打光时,当时已经是连长的冯增敏命令女战士们每人留下一颗光荣弹,其余子弹全部交给陈月娥,由这名机枪手全力阻击敌人,其他人则做好肉搏战准备。

在这场阻击战的最后时刻,王文宇带领援兵赶到,将敌人的一次冲锋打退后,命令女子军的10名战士留下来坚守,其余女子军和红一营向牛庵岭撤退。可8月6日晚,冯增敏带领一个班的战士返回马鞍岭阵地接应坚守战士时发现,留守的10位女子军已经全部牺牲,个个鲜血淋漓,周围尽是被摔断和砸碎的枪支,身体却依然保持着和敌人搏斗的姿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母瑞山突围战中后,女子军干部庞琼花等人均被逮捕,被关在阳江警察所监牢。发动第二次反革命“围剿”的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旅长陈汉光亲自逐个审问她们,想从她们嘴中套出红军的去向,但大家均守口如瓶。

她们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艰难度日,直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国共合作抗日后才获得释放。但她们的革命步伐并没有停下,重获自由后,她们又以各种形式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战争当中。

“在整个海南革命斗争的历史中,无数妇女同志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她们都是受了红色娘子军精神的感召。”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邢诒孔认为,“红色娘子军”这个称号早已成为了展现海南女性坚韧不屈的一个符号、一种荣耀。

革命遗址

火烧文市炮楼遗址

位于琼海市阳江镇文市墟文市小学院内。1931年,国民党在乐会县文市墟修筑了一座炮楼,驻扎一个民团中队,中队长为冯朝天。该炮楼切断了阳江至中原的交通线,对乐四苏区构成严重威胁,附近百姓被其骚扰盘剥,深受其害。红三团决定拔除文市炮楼。9月间,红三团主力和红色娘子军、赤卫队向炮楼进攻。红军和赤卫队通过挖地道,将柴草送到炮楼底下,点燃熊熊大火,并包围了炮楼。在烈火的烧烤下,团丁们只好打出白旗,走下炮楼向红军缴械投降,民团中队全部被捕,冯朝天也当了俘虏。战斗取得决定性胜利。

链接词条

红色娘子军纪念园

红色娘子军纪念园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海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位于琼海市嘉积镇万石坡,由海南汇海旅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和经营管理。纪念园由和平广场、纪念广场、红色娘子军纪念馆、椰林寨、旅游服务区等五个部分组成,占地面积200亩。

责编:王亚男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