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烫个发还要开介绍信!

2017-09-19 09:47:23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1961年10月1日,四联理发馆的师傅在理发。高宏/摄

“二月二,剪龙头”,京城美发店顾客盈门,一年新春似乎就这样从捯饬头发开始。有意思的是,时代更迭,回望岁时风物,体察春江水暖,很多故事恰恰也可以从“头”说起。

1950年代

发型师傅上海来

上世纪50年代,北京正处于大规模建设之中,人口猛增,工厂成群,本就落后的服务业愈发跟不上趟。那会儿,服务业主要包括浴池、旅店、照相、洗染、饭店、理发六个部门,样样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解决群众过日子的问题成为政府重要任务,除了大规模改扩建原有网点,发动单位工矿建立内部设施,依靠全国兄弟城市的支援,将精英企业抽调到京城以提升行业水准也是一种方式。在周总理的亲自安排下,上海照相、洗染、理发名店连人带家伙什儿集体“搬”到了北京,其中就包括“华新”“紫罗兰”“云裳”“湘铭”四家理发馆。

1956年7月26日,本报发布沪上迁来的四家理发馆在京联合营业的消息,新店名号“四联”,落户东单金鱼胡同西口。价格上,男子理发每人8角,女子电烫每人2元2角。相较收入和满城剪发4角的行情,“四联”收费不菲,烫发更可算是享受了。

数据显示,从1954年到1958年,国家投入北京服务业的资金达4300多万元,首都城乡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形成的海淀文教区、朝阳工业区等基本没有服务业的情况得到改观。到1959年7月,北京理发师数量已由1949年的2801人增加到5775人。

服务业队伍壮大,接下来就要改善态度和质量。当时,不少人认为商业服务业“伺候人”低人一等。1962年,北京市服务事业管理局副局长丁铁峰撰文《谈谈我们这一行》:工人是通过伺候机器,间接伺候人,农民是通过伺候庄稼,间接伺候人,而服务业是在第一线,直接伺候人,这可比机器、庄稼更难伺候,非得认真努力才行。四联理发馆明星技师高在宏则在《二十四年牛马 十三年主人》中讲述了自己的感受:旧社会干理发这行社会地位低,现在一样受人尊重。有青年说,他吃饭我端饭,他住店我叠被,他理发坐着满舒服,我得围着他团团转,不是“低人一等”么?这可不合实际。我每天给很多顾客理发,京剧演员杜近芳常来,给她理发我也得站着理,可我去看杜近芳演戏,又是她站着演,我坐着瞧,这到底是谁低谁“一等”呢?就是工作性质不同嘛!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