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长征中的三次“神来之笔”

2017-12-07 09:01:02来源:解放军报
字号:

blob.png

红军长征时期的贺龙(前排左)、任弼时(前排右)、关向应(后)资料照片

红二、红六军团胜利完成策应中央红军长征任务后,作为最后一支出发的红军队伍,于1935年11月19日,从湖南桑植刘家坪出发开始长征,共计一万七千余人。经过历时一年的长征,转战湘、黔、滇、康、川、青、甘、陕八省,在与红一方面军会师时,全军尚有一万一千多人。

1936年11月的一天,在陕北保安的一间窑洞里,毛泽东高兴地迎接前来与他会面的贺龙和任弼时,一见面就纵论红军长征。当谈到红二、红六军团长征情形时,毛泽东很高兴地说:“二、六军团在乌蒙山打转转,不要说敌人,连我们也被你们转晕了头,硬是转出来了嘛!出贵州,过乌江,我们一方面军是付出了大代价的。二、六军团讨了个巧,就没有吃亏。你们一万人,走过来还是一万人,没有蚀本,是个了不起的奇迹,是一个大经验,要总结,要大家学。”一旁的周恩来副主席接过毛主席的话说:“你贺胡子真行,三次巧妙摆脱敌人,堪称‘神来之笔’呀!”

欲入贵州,先进湘中

1935年9月初,蒋介石调集了嫡系部队和湘鄂两省地方军一百三十多个团,“围剿”湘鄂川黔根据地。企图把长江以南唯一的一支主力红军消灭掉。

面对十分严峻的斗争形势,11月4日,中共湘鄂川黔边省委和中革军委分会在桑植县刘家坪召开联席会议,讨论行动方针。会上,贺龙提出了他几天来反复考虑过的意见:

“我的意见,先到湘中去。那里地区辽阔,物产丰富。到了那里,一则可以补充物资,筹集款项,宣传抗日;二则可以威胁长沙。我们到了湘中,敌人怕我们进攻长沙,就会调兵追到湘中,我们再抛开敌人,转入贵州,在敌人部署被打乱后的无计划行动中,取得主动权。”

11月19日,贺龙、任弼时下达了突围的命令。当晚,红二、红六军团主力从刘家坪和瑞塔铺地区出发,开始战略转移。

第二天,红二、红六军团突破敌人的灌水防线。第四天,突破沉水封锁线。至11月28日,红二、红六军团分别占领了辰溪、浦市、淑浦,新化、兰田和湘中著名的锡矿山,控制了湖南中部不少地区。

蒋介石看到围歼红军于龙山、永顺、桑植之间的计划破产了,长沙告急,便立即改变部署:以樊嵩甫纵队的四个师和李觉纵队的三个师为主,共计七个师组成“追剿军”,由何键当总司令。此外,陶广纵队三个师和郭汝栋纵队八个团开抵沉水沿岸,负责堵截。汤恩伯纵队两个师则防守长沙。蒋介石妄想把红二、红六军团消灭在流水和资水之间。

根据这一情况,贺龙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他在会上说:“湘中八天,我们得到的休整,装备、物资都比过去充实了。敌人追来想吃掉我们,可没有那么容易。我看,除了再把樊嵩甫和李觉拖一阵子外,索性把何键这十几万人也吸引过来,让他跟在我们屁股后边追,追得他人困马乏,筋疲力尽。有机会,还可以敲掉他一部分,没得机会,掉头向北,去石阡。总而言之,不能让敌人搞清我们西去的意图。”

任弼时一听,站起来说:“好,就按老贺的计划,我们来个声东击西,把他们拖个半死!”一旁的关向应也觉得贺老总这个计划好,高兴地说:“你这一步棋蛮鬼嘛!”

12月11日,红二、红六军团从淑浦一带出发,兵分两路,连续九天向东南方向疾进。何键果然以为红军要过资江,命令他的部队穷追不舍。桂系军队怕红军进入广西,也开始北调。

在瓦屋塘与陶广纵队打了一仗以后,贺龙、任弼时突然下令:南取武阳,经过陶广纵队,渡巫水北进。这时,红军已把数路追兵远远甩在了后面。1936年l月9日,贺龙、任弼时率红二、红六军团按预定计划到达贵州石阡地区。

石阡地区地瘠民贫,严重缺粮,地形也不利于打运动战。1936年2月2日,贺龙挥兵黔西。他指挥两军团巧渡鸭池河,占领黔西、大定、毕节三个县城及其周围地区。在这里展开了建立根据地的工作。贺龙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主席。在这一地区建立了九十五个乡、镇、村苏维埃政权,并吸收了五千多新兵。长征四个月来,红二、红六军团一路行军打仗,与敌周旋,在这里,才得到了一次较长时间的休整。

贺龙的第一次“神来之笔”,“神”就神在声东击西上。他们是要西去贵州,却东向湘中,完全打乱了蒋介石的“围剿”计划,陷入被动,还弄不清贺龙到底想兵进何处。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