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菜“红炒黄”其实是西红柿炒鸡蛋

2018-01-02 08:23:12来源:人民网
字号:

国菜,何谓国菜?以中华美食之博大精深,谁敢自称国菜?

江南人说,淮扬菜历来为国宴主力,称国菜有理有据;广东人说,粤菜历史悠久声名远播海外,可为中国代言;四川人说川菜辨识度最高;山东人说鲁菜是宫廷菜系……然而“此之蜜糖,彼之砒霜”,大是大非者如豆腐脑之咸甜尚且吵得不可开交,想在地方风味里选出一道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菜色,难比登天。倒不如选一味随处可见、人人欢迎的家常菜,更少争议。

譬如我说的这道“红炒黄”——这是经过文案包装的名字,既然要竞争“国菜”,总要有个雅号才好,或者叫“落日熔金”也未尝不可,不过我姑且还是说回它最广为人知的本名吧:西红柿炒鸡蛋。

西红柿炒鸡蛋是国菜?别忙,这不是我自封的,乃是网上“吃货”们推举的。因为这红黄二色,本就是中国国旗的基本色,每届奥运会中国健儿入场,身披国旗配色的运动服,总要被吃货们亲昵笑称为“西红柿炒鸡蛋”,一来二去,便有了“国菜”的名号。这就不只是口味上的优中选优,更有了一些爱国情结的味道了。

“吃货”与“爱国”,不搭吗?当然不会。有外人觊觎我们的疆土时,吃货们在网上疾呼:祖国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因为谁也不知道会长出什么好吃的来。义正辞严,情感深沉。既然“民以食为天”,那么以“食”来论“天下事”,也就没什么毛病了。

西红柿,西者,外来也。番茄之番,也是同理。无论你怎么叫,它确实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蔬菜。一个番邦柿子,不远万里来到中华,不仅扎根数百年,还成就了一道今日所谓国菜,可谓佳话。而鸡蛋,则是最为平淡无奇的食材,中国各地吃,世界各地也吃;金銮殿上的天子吃,山沟沟里的百姓也吃,这便有了泽被天下的品行。两种有品行的食材,以最淳朴的方式相遇,便如金风玉露,有了饱暖天下人的厚德味道了。这便是相由心生、味从德生。

作为一个中国人,可以不会做狮子头、回锅肉、烧海参、白切鸡,但如果连西红柿炒鸡蛋都不会,恐怕只能承受“不会做菜”的判词了。为何国人的厨房生涯往往都从西红柿炒鸡蛋开始?无他,简单。西红柿,不用打皮,洗好了去蒂,直接切块下锅;鸡蛋,连洗都省了,直接在碗里打匀了下锅。如果更狂野一点,西红柿直接用手捏开下锅炒烂,连菜刀都不需惊动,可说是最容易做的中餐快手菜没有之一。

当然,对于追求精致的人,鼻子挑剔的,可加葱蒜炝锅提香;眼睛挑剔的,出锅时加小葱切葱花,柳绿莺红;舌头挑剔的,西红柿用开水烫过再剥皮,炒出来细腻绵软;火候挑剔的,先把鸡蛋炒到刚刚成形,然后鸡蛋出锅再炒西红柿,西红柿八成熟再把鸡蛋放回来翻炒,鸡蛋滑而不老;口味挑剔的,加辣椒,加糖,加香油,加生抽,都没毛病,不串味。一道菜,从飞雪北疆到椰影南国,满足百人百味,万变不离,和而不同,可谓上了境界。

西红柿炒鸡蛋不仅是国菜,亦是海外游子的思乡菜。国人于吃独有心得,外国厨子难得其门而入,故而国人远走异国他乡,往往难以吃到一道正宗的家乡味,五脏庙里“报国无门”,只能自己动手,把一个个吃货生生逼成了厨子。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外国的油盐酱醋葱姜蒜椒样样不趁手,肉桂花椒茴香大料等更是一概欠奉。什么中国菜用料最为简单常见?思来想去,只有那本就“西”的“红柿”,还有四海皆同的鸡蛋,肯定是买得到的。于是“西红柿炒鸡蛋”就成了餐桌上的常客,今天盖浇日本大米,明天拌意大利面条,给在饮食上处处将就的游子一点点乡情的慰藉。

回想幼时,物资贫瘠,吃肉乃是年节盛事,平日只能靠鸡蛋将就“开荤”;而西红柿炒鸡蛋,黏糊糊地拌上米饭,比其他做法更得小孩子欢心。祖母炒的西红柿鸡蛋放油少,鸡蛋总会带上一点焦糊,炒出来的西红柿软烂成糊,鸡蛋粒粒凛然,口感泾渭分明,令我记忆至今。后来异地求学,吃食堂的西红柿炒鸡蛋,往往鸡蛋稀少、西红柿夹生,再附赠鸡蛋壳和西红柿的硬蒂,不由感慨个中心意薄厚。自己在外讨生活,每每下班疲惫无暇买菜,凄清如冷宫的冰箱里只有西红柿易得、鸡蛋常备,便匆匆炒了,再烧水下一把挂面,拌一拌配上榨菜,竟也是富含维生素与蛋白质的品质一餐。再之后行走各地,肠胃在各地风味间疲于奔命,只有这西红柿炒鸡蛋,摸进随便一家馆子,不看菜单,“西红柿炒鸡蛋能做吗?”“开玩笑,当然能。”“来一份!”做出来的味道也永远不出大格。无论你是贫困潦倒还是阅尽千帆,这道西红柿炒鸡蛋永远在灯火阑珊处,是你的口腹随时可以回来休憩的港湾。

说到底,国菜的名头也好,“红炒黄”或者“落日熔金”也罢,不过是我的自作多情。西红柿炒鸡蛋,显然不在乎这些。它已经是千万家庭的家常菜、千万孩子的“妈妈菜”、千万劳碌者的快手菜、千万漂泊者的思乡菜……对一道菜品而言,这不已经是最崇高的赞誉了吗?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