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踞龙盘今胜昔”的正解

2018-01-03 09:44:46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毛泽东诗《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中有一著名诗句:“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虎踞龙盘”一语由此广为人知。由于此诗为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而作,因而人们便将“虎踞龙盘”与南京直接联系起来,甚至将“虎踞龙盘”视为南京的代词。

“虎踞龙盘”一定是指南京城么?不尽然,指北京城似更为贴切。首次用“虎踞龙盘”形容古金陵,相传出自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他对孙权说:“秣陵地形,钟山龙蟠,石城虎踞。此帝王之宅。”秣陵古县,秦始皇三十七年置,东汉建安十一年,孙权自京口徙治于此,改名建业,即今之南京。

如诸葛亮果真对孙权说过这句话,那也是为恭维孙权,哄他高兴而说的溢美之词。号称龙蟠、位于南京城东的钟山,东西7公里、南北约3公里,与东西约90公里、南北约60公里的北京西山比起来,实在过于袖珍。钟山的主峰海拔高448.9米,比北京的香山还矮。

其实,虎踞龙蟠的地形并非为南京所专有。换言之,言虎踞龙蟠不一定就是说南京。唐朝的史官刘知幾在其所著《史通》中就曾用虎踞龙蟠赞美过唐朝京师长安城:“京邑翼翼,四方是则。千门万户,兆庶仰其威神;虎踞龙蟠,帝王表其尊极。”

虎踞龙蟠,原来是赞美帝王之居、国之京师的。李白就有这样的诗句:“龙盘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古丘。”可以说,只要是帝王之都,就是虎踞龙蟠,可以是金陵,可以是长安,也可以是元之大都、明清之北京。

说元大都虎踞龙蟠并非虚妄。据《元史》记载,元世祖忽必烈未称帝之时,便“思大有为于天下,延藩府旧臣及四方文学之士,问以治道”。一次,他对霸图鲁说:“如今天下稍定,我想劝说主上驻跸于回鹘,以休养生息,你以为如何?”回鹘,指今新疆甘肃一带。霸图鲁说:“幽燕之地,龙蟠虎踞,形势雄伟,南控江淮,北连朔漠,且天子必居中以受四方朝觐。大王果欲经营天下,驻跸之所非幽燕不可。”忽必烈听罢怃然说道:“非卿言,我几失之。”皇帝所居曰“驻跸”,这里可视为“定都”。果然,忽必烈即位之后,便定都于燕京,起用刘秉忠等人,规划建成了雄伟壮丽的元大都。北京也由此成为全国的政治中心。后来忽必烈说:“朕居此以临天下,霸图鲁之力也。”

称燕地适宜建都者,首推司马迁。他说:“燕亦渤碣之间一都会也。”渤,指渤海;碣,指碣石。《辽史·地理志》:“幽州在渤碣之间,其地负山带海,风气刚劲。”

汉朝的晁错在其《盐铁论》中说:“燕之涿蓟,富冠海内,为天下名都。”汉代谶纬之作的《河图括地象》也说“燕却背沙漠,进临易水,西至军都,东至于辽,长蛇带塞,险陆相乘也”。

再看《朱子语类》中是如何描述幽燕之地的:“山脉从云中发来,前则黄河环绕,泰山耸左为龙,华山耸右为虎。”

明人黄训著《读书一得》中说:“幽州之地,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诚天府之国。而太行之山自平阳之绛西来,北为居庸,东入于海,龙飞凤舞,绵亘千里。重关峻口,一可当万。独开南面,以朝万国,非天造此形胜也哉!”

明《舆地指掌图》说:“京师形胜甲天下。”孙承泽在其《春明梦馀录》中说:“幽燕自昔称雄,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南襟河济,北枕居庸。苏秦所谓天府百二之国,杜牧所谓不得不可为王之地。”清朝人杨从清《北京形势大略》说:“京师龙脉发自昆仑,由秦中函谷起,嵩岳蜿蜒而至幽燕,黄河为界。其形势之壮……诚龙蟠虎踞之地。”

从元至清,赞美北京形胜的诗赋难以尽述。用虎踞龙蟠形容北京地势的,亦非一二。话说回来,“虎踞龙盘今胜昔”之句,诗人说的一定是南京么?毛主席的这首七律写于1949年4月。彼时,一个新中国的首都即将在虎踞龙盘的北京诞生。“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中,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1949年6月15日)。一个以北京为代表的朝气蓬勃的新中国,必将胜过有史以来的任何一个朝代——这似乎才是“虎踞龙盘今胜昔”的正解。(宗春启)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