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窥探中国内地的最早窗口

2018-01-03 09:20:46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明末清初广东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曾赋诗:“洋舶通时多富室,岭门开后少坚城。”他看到的是西人经海路东来后,中国在诞生了一批因经商致富的富裕阶层、家族的同时,也带来了国防方面的隐患。正如我们从历史教科书中得知的那样,历史上的东西方贸易,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也伴随着许多斗争和对抗,很多时候还非常激烈。

广州作为中外贸易和交流的前沿,对于这方面的感受自然格外深刻。16世纪中叶出现的“广州交易会”,是中国与西方接触的一条重要途径,也是西方,尤其是葡萄牙等国人深入中国内陆观察的最早窗口。它的意义,或许并不仅在于达成了怎样的交易,而在于让人们认识到,积极主动地了解外部世界的重要性。实际上,借助广州等一些沿海城市的率先接触,国人从西方人那里学到了相当多的近代科学技术知识,也带来了一些观念、思想的变化。这对于后来的中外交往有很重要的借鉴价值。

今天的一德路 460年前是“广交会”址

明代广州的海外贸易极其兴盛,是全国海外贸易第一大港。在明初朝贡贸易体制下,一大批南海国家由此入贡,对外贸易呈现繁荣景象。嘉靖初年,广东官府一度将各国船只尽行阻绝。1529年(嘉靖八年),广东巡抚都御史林富奏准恢复了广东的贡舶贸易,但葡萄牙人却是一个例外。

葡萄牙人和明王朝的宿怨,源自葡人对东南亚海域大规模的侵略和殖民,以及对中国沿海持续的袭扰,而直接的诱因,则是1521年的屯门海战。当年春秋两季,广东军民在时任广东按察使汪鋐的率领下,加上情报人员何儒等提供的珍贵情报,依靠大量“佛朗机铳”及“蜈蚣船”等仿制葡人军械的装备,群策群力,先败后胜,经两回合战役,逐走了试图窃据屯门的葡萄牙人。屯门海战结束后,1522年9月,葡萄牙首领别都卢率其所部,准备劫掠新会县茜草湾。汪鋐得报,令明军舰队迅速出击,把敌军打得落花流水,俘虏了葡萄牙船只2艘,俘虏葡兵42人,斩杀30余人,缴获数门洋炮,且生擒别都卢。这两次战役大大延缓了西方列强侵占东南沿海地区的步伐。

据学者们的研究,中葡屯门之战爆发后,明政府采取了十分坚决地断绝中葡通商贸易的政策,不允许葡萄牙人进入广东,且一直持续到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期间虽然有不少葡萄牙商人在广东海上活动,在上川、浪白等地与华人展开贸易,甚至有不少广州商人携带货物到上川、浪白等地与葡商贸易,但葡商进入广东则始终是明朝政府予以严禁的。著名的来华葡人沙勿略,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找到肯担任他向导进入广州的中国人,不得不滞留于上川岛,最终病逝且埋葬于此。

1554年,广东海道副使汪柏与葡萄牙旅日贸易船队司令苏萨达成口头协议,允许葡萄牙人按暹罗的同等待遇在广东进行贸易。于是,在华商务出现了和局,生意得以往来,许多葡萄牙人前往广州及其他地方行商。大约在1554年或1555年,允许葡萄牙人参加的“广州交易会”形成,地址在卖麻街一带。卖麻街在今一德路北侧,海珠南路以东,建于南宋末期,形成街巷前,是江岸地,相传为织网和麻皮的集市,因而得名。葡萄牙人在这里做生意时,也常同日本商人一同参与。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