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园林里的“白衣学士”

2018-01-04 10:35:59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优雅美丽、长寿专情的鹤自古就受到人们的喜爱——唐宋时期,豪门雅士之家养鹤蔚然成风;到清代时,民间养鹤之风已盛况不在,但鹤成了皇家殿堂上的神物,紫禁城、颐和园等大殿内外有铜鹤,圆明园、静宜园、静明园等皇家园林中,鹤也是最受人们欢迎的宠物。

大殿内外的铜鹤

鹤是瑞禽,象征着长寿与神仙,所以有“鹤寿”一词,以及“松鹤延年”“龟鹤千秋”“鹤鹿同春”等充满吉祥的寓意。在养鹤、咏鹤之余,前人更多的是将这种美好的意愿固化在书画、雕塑或各种饰物之上。紫禁城太和殿丹陛上的铜鹤,端庄大气,昂首啸天,传达着历代统治者对社稷长存、江山永固的美好意愿。

颐和园乐寿堂前的双鹤、双鹿及一对宝瓶,是一组铜铸作品,做工精细,极富灵气,尤其是中间的两只铜鹤,口衔灵芝,栩栩如生,应是乾隆时期的作品。鹤、鹿、瓶合在一起,其寓意是“六(鹿)合(鹤)太平(大瓶)”,也就是长治久安、天下太平之意。

乾隆称鹤“白衣学士”

在清代皇家园林里饲养的诸多珍禽异兽中,乾隆最喜爱和关心的莫过于鹤了,他戏称其为“白衣学士”。除香山静宜园、避暑山庄有“放鹤亭”,玉泉山静明园有招鹤庭外,全盛时期的圆明园景观建筑中有六处殿阁亭榭的题额与鹤有关:圆明园映水兰香中的招鹤磴、廓然大公中的双鹤斋、方壶胜境中的栖松鹤;长春园玉玲珑馆里的鹤安斋;熙春园里的松鹤山房;春熙院里的鹤来轩。据不完全统计,乾隆一生所作“鹤诗”约有60余首,其中在圆明园所作的咏鹤诗即不下40首,如他在《戏题招鹤磴》一诗中写道:

放去既云适禽性,招来底更作松朋。

胎仙不下似有意,汲黯传如熟读曽。

这里的胎仙即指鹤,汲黯是汉武帝时的大臣,史载其人处世刚直不阿,汲黯传指司马迁《史记·汉汲黯传》。诗中大意是:原御园中的鹤放生后,又回到圆明园中以松为友,栖息留恋于青松古柏之上。皇帝招呼它也不下来,仿佛汉武帝时的铮臣汲黯一样,从不屈从权贵、逢迎主上。

圆明园福海西岸有一处景观名“廓然大公”,系圆明园四十景之一,亦称双鹤斋。其中有五间寝宫大殿,雍正时原称深柳读书堂。乾隆在此也写过很多咏鹤的诗,这些双飞双宿的仙禽在乾隆的眼里,是那样的可爱,以致生怕打扰了它们,“幽禽翩然翔,彳亍步顾影。我来惟片时,难值静以永。”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