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前文本中的“宓妃”形象

2018-01-16 08:52:31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元代卫九鼎《洛神图》(局部)资料图片

宓妃,一作“虙妃”或“伏妃”。现存文本中,“宓妃”最早见于屈原《离骚》。由于时代、社会与文学评价体系的不断转变,从《离骚》所属的战国时期,至《洛神赋》所在的魏晋时代,“宓妃”形象大致经历了三个时期的建构,其从屈原笔下“康娱淫游”的下女转型为曹植笔下“仪静体闲”的女神,对后世文学创作影响深远。

康娱淫游的宓妃

王逸《离骚经章句第一》说“宓妃佚女,以譬贤臣”。以宓妃为隐士,以灵均求宓妃为“求隐士清洁若宓妃者,欲与并心力也”之意。然就《离骚》文本观之,王逸对《离骚》中宓妃的解读不免偏颇。《离骚》写宓妃曰:“纷总总其离合兮,忽纬繣其难迁。夕归次于穷石兮,朝濯发乎洧盘。保厥美以骄傲兮,日康娱以淫游。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王逸《楚辞章句》注言:“宓妃体好清洁,暮即归舍穷石之室,朝沐洧盘之水,遁世隐居,而不肯仕也。”又云:“宓妃用志高远,保守美德,骄傲侮慢,日自娱乐以游戏自恣,无有事君之意也。”其以宓妃用志高远,保守美德,唯与灵均道不同故不相谋而已。然而“纬繣,乖戾也”“淫,私逸也”。“纬繣”“骄傲”“康娱”“淫游”都是贬义词。且彼时屈原已深受儒家文化影响,于《离骚》中频以汤禹、武丁、周文等前圣为则。因此,神女如宓妃之属并不符合屈原道德价值评判体系。

《离骚》中另有数语值得注意:“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不顾难以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巷。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浇身被服强圉兮,纵欲而不忍。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颠陨。”这段文本出现于灵均求女前,而《离骚》中两次涉及“淫游”一词,一次用于夷羿,一次用于宓妃,实非巧合。屈原对太康五子、夷羿及浇等一系列行径极尽鞭笞,以“康娱”“淫游”谴责其行,而他在责难此数子后,又以“淫游”“康娱”描述宓妃,可见他对宓妃持否定态度。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