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困局:“与开发商的推土机车轮赛跑”

2018-02-07 10:05:04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字号:

明代“大明宣德年制”款方型铜炉、粉彩花口碗、金漆木雕窗花……165件文物被拱北海关查获,由珠海市博物馆收藏保管——这个发生在2017年盛夏的场景,是近年来我国加大对文物违法犯罪打击力度的一个缩影。

受国务院委托,文化部部长雒树刚2017年12月23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作关于文化遗产工作情况的报告时说,2013年以来海关共查获非法进出境文物1.2万余件。

文物安全是文物工作的底线、红线和生命线。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非法出入境,盗墓、盗掘、法人违法、执法力量薄弱等多种因素交织,我国文物安全形势严峻。

骑马骑车的执法者,开着汽车的盗墓贼

高倍军用望远镜、红外夜视仪、金属探测器,等等。近年来,盗墓贼的装备越来越先进,而文物部门的防盗设备则面临着老化、失灵的困局。

2017年4月,媒体报道北京十三陵思陵一对石烛台(蜡扦)被盗。调查发现,思陵的视频监控为2008年设置,在被盗前已失效停用,案发时思陵原有安防设施已全面瘫痪,人防物防技防形同虚设。

在一些中西部边远地区,困境则更为明显和具体——文物执法人员甚至需要骑马、骑自行车去追赶开着汽车的盗墓贼。

“这种情况确实客观存在。”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坦言,不仅是设备存在问题,现有机构和人员与日益繁重的保护任务也不相适应。“全国31个省级文物行政部门中,仅有一半设置了专门的文物安全监管和执法处室。”

与之相对照的,是真实版“盗墓笔记”频频“上演”——世界文化遗产清东陵半年内两次被盗、国家级重点文保单位秦雍城遗址被盗价值近千万元文物、汉昭帝刘弗陵之母“钩弋夫人”墓被盗……

据国家文物局督察司相关负责人介绍,2014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每年立案文物犯罪案件2000起左右,一些地区文物犯罪手段不断升级。

面对日益繁重的保护任务、花样翻新的盗墓活动,我国已经开始进行一些相关方面的探索。“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我们聘请了3万余名文物保护员,加强中西部地区田野文物日常看护巡查。”刘玉珠说。

尚在制订的保护方案,已成平地的汉代墓葬

2016年,河南省汝州市市中心百余座具有重大文物价值的汉代墓葬几夜之间被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施工方夷为平地。与此同时,当地专家还正在设计该汉墓群的就地保护方案。

一位考古工作者这样向记者形容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在与开发商的推土机车轮赛跑。”

近年来,破坏文物本体及其原生环境的法人违法行为时有发生,且发生后不处理不追责的情况较为普遍。2016年,国家文物局全年督办案件中法人违法案件占比高达76.5%。雒树刚在报告中指出:“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一些地方不可移动文物尤其是一般不可移动文物遭受破坏严重。一些地方在城乡建设中破坏文物本体和周边环境。”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