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穿最时尚?古代春节的服饰风貌

2018-02-14 09:04:32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演艺 花鬘斗薮龙蛇动

在这代代相传的朝会拜贺中,除却自家君臣的冠冕堂皇,更有外邦的服饰异军突起。风格别致,夺人眼球。如果说王维的诗句“万国衣冠拜冕旒”俯瞰中仍觉庄严典雅的话,那么耿湋《元日早朝》诗句则直书天朝威仪的庄严与优越感:“环珮声重叠,蛮夷服等差”。

条条大道通长安。作为当时影响最大的国际化大都市,有唐一代的长安一直为世界羡慕的目光所照耀与簇拥。岁时年节,不只有异域的使臣朝贺,更有异域的乐舞献演。据《杜阳杂俎》载,唐宪宗时,来自女蛮国的乐舞,其舞女高髻金冠,璎珞被体。《唐音癸笺·乐通》也记录着来自骠国的乐人曾饰以金冠、花鬘、双簪。白居易诗歌《骠国乐》写道:“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千击文身踊。珠璎炫转星宿摇,花鬘斗薮龙蛇动”。别样的乐器,别样的旋律与节奏,别样的扮饰,别样的身姿动作,新颖的美感不断拓展着艺术原野的疆域,异域的服饰风貌增益了中华春节服饰更为博大的族群。因为任何有生命力的文化都不可能保持自交系繁衍模式。当然了,有来自异域的新奇歌舞,那也少不了自家耳熟能详的宫廷歌舞。白居易《霓裳羽衣舞》诗句写舞姿之轻盈,写服饰之漫妙:

飘然旋转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

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裙时云欲生。

烟蛾略敛不胜姿,风袖低昂如有情。

偌大的舞台,仿佛一道光束凝聚而来,裙袖旋舞成为可观赏的中心与亮点。它或似雪花轻盈飘荡,或似游龙纵送,或似柳丝依依,或似白云出岫……舞者最似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风袖高高扬起又低低飘逸,似花季雨季少女情怀的波澜起伏。大唐宽阔的胸襟自然容得下这异军突起的别致歌舞。这般柔美曼妙的歌舞也只是万国服饰中亮丽的一款,是朝廷春节服饰花丛中卓异的一支或一束。

宋元明清各代,文武百官及诸蕃使节、各国使者,一年一度为元日朝会而聚集一堂。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元旦朝会》载:“各国各地贺岁使人员众多,如大辽、西夏、交州、回纥、于阗、南蛮五蕃等。”各地使者穿戴令人眼新:辽国大使衣着紫窄袍,头顶金冠,冠的后檐尖长,像大莲叶;副使腰裹金带,穿着如汉服;夏国大使副使,均戴金冠,着短小制服,穿红色窄袍;回纥人长髯高鼻,以长帛缠头,散披其服;于阗人皆小金花毡笠、金丝战袍束带等;而真腊、大理、大食等国使者亦穿戴异域服饰……如此异彩纷呈令人向往:似天街好雨,百鸟争鸣;阳光初照,万花竞艳。天地之间,倘若国与国的竞技只成为元首们在盛大的节日里服饰炫美,歌舞展演,体育竞技……那样生活该是多么美好!

民间 男女老幼皆鲜衣

春节服饰,民间传统更是源远流长。须知春节是每一个人的大年,不只是敬天礼地者要洁净换衣,不只是傩舞者、秧歌者、腰鼓者要着意扮饰,所以每年春节来临之时,新衣就成为每个人的着装仪式了。

通过旧年阈限之后,人们借新衣获得新生。穿上新衣,戴上新帽,象征着人们进入新的生命旅程。从市井到村镇,从原野到朔漠,春风清扫门前雪,谁人能不换新颜?帝王将相达官贵人自有制度供应,自有人帮助料理,而平民百姓则都需要自己动手。在男耕女织的家庭背景下,全家新装都在女主人的两只手上。一盏青油灯,窗影动刀尺。慈母手中线,全家新年衣。多少个不眠之夜,一针针一线线,凝聚着怎样期待的眼神啊。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记录了民间春节服饰冰山之一角:“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燃草,以辟臊恶鬼。于是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

要特别注意的是,刘禹锡《元日感怀》写出儿童心态:“燎火委虚烬,儿童炫彩衣。”炫彩衣,源于服饰之新是自身形象的刷新,是全新服饰带来自由与狂放的美感。多少孩子除夕之夜接过自己的新年之服,兴奋莫名,反复比试,置于寝枕,等待着窗纸微明元日的来临,想象着为亲人为伙伴所关注所赞许的情景。而且,随之而来的走东串西大拜年更使得新装大有用武之地……在这里,天下男女老少都如春叶春花一般簇新靓丽,相衬相映,旧装也会显得格格不入,服饰整合社会的功能由此可见一斑。一个新世界展现在面前,新天新地新岁月,作为主体的形象能不全然刷新吗?

艾利亚德在《神话与现实》一书中说:“很可能新年的神话礼仪在人类历史上具有这样重要的作用,因为通过宇宙更新的确认,新年提供了希望:初始的极乐世界是可以复兴的。”从这个观点来看,新年服饰确是一种神话礼仪活动。它在憧憬和建构着一个美好而神秘的意义世界。在这里,大传统与小传统合二而一了。民间服饰毫无愧色地与官方服饰并驾齐驱。作为刷新自身形象的原型意象,它虽无定制却也有约定俗成的模式,款式随意,色彩随意,材质尽其财力的可能,但却辉煌地与官方服饰并列在春节这个中华文化的时间与空间原点上。彼此崭崭新款,穿戴在身,即便平常幽默嬉闹者,此时此刻也是庄严敬肃,周旋揖让。因为,这是一个双重的起点:在宇宙天地,是起点与起源,一个新鲜的开始;对人而言,亦是起点,是活泼鲜嫩的生命,是美好未来的开始与萌生。地球绕太阳转一圈,一年了,又要开始新的旋转等,这在人们看来,是一种有宗教意味的仪式。它让人们在春秋寒暑的轮回中,象征性地回到可以回到理想的原初,汲取新的生命能量,从而获得生命内存与外貌全盘刷新式的变化。

原标题:古代春节的服饰风貌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